伊利 中欧经典案例集 第137页
作者:赵谦 时间:2020-08-23 12:37 浏览(874)
未能幸免的危机在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市的金川开发区,伊利液态奶事业部全球样板工厂,来自瑞典利乐公司和德国康美公司的全自动化设备正在快速运转。车间很少有员工走动,从原奶进入车间到机器人灵巧的码好整箱牛奶,全部实现了自动化操作。张剑秋在伊利接待过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的农业部长,这些外宾无不对伊利乳业设备的现代化感到吃惊。伊利在每个环节都选取世界上最好的设备,然后集成优化为整套自动化生产线。张剑秋说,由

未能幸免的危机在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市的金川开发区,伊利液态奶事业部全球样板工厂,来自瑞典利乐公司和德国康美公司的全自动化设备正在快速运转。

车间很少有员工走动,从原奶进入车间到机器人灵巧的码好整箱牛奶,全部实现了自动化操作。

张剑秋在伊利接待过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的农业部长,这些外宾无不对伊利乳业设备的现代化感到吃惊。

伊利在每个环节都选取世界上最好的设备,然后集成优化为整套自动化生产线。

张剑秋说,由于中国乳业起步较晚,近些年主力厂商都引进了国外制造商的一流设备,其水平并不逊于国际乳业同行。

“问题出在奶源上。

”张剑秋说。

伊利的奶源主要包括自建牧场、私营牧场、奶联社和农村奶站,而问题恰恰出在奶站上。

1990年代末期,伊利创立了“公司+农户”的饲养模式,由农户饲养奶牛,向公司销售鲜奶,不但大幅降低奶源成本,也为当地农民谋得致富出路。

为了防止奶农在挤奶过程中掺假,伊利在主要奶源基地自建奶站,采用现代化设备收取鲜奶,成为全国学习的典范。

随着乳业市场竞争的白热化,一些企业提出了“先市场、后建厂”的战略,甚至引发了整个行业的“轻资产战略”。

企业不断强化营销和广告的投入,奶源建设却被弱化了。

2003~2004年,乳品行业陷入“奶源大战”。

乳品企业之间不惜为奶源大打出手,伊利不得已将奶站实施“社会化”,卖给当地的干部和村民,伊利公司用奶罐车收集。

这种模式导致对奶站的失控。

现在看来,2008年,国内主要乳品企业都是在这一环节出现三聚氰胺问题。

伊利后来调查发现,一些社会化奶站正是在从挤奶设备到奶罐车的环节,把违禁药品掺入原奶。

在张剑秋看来,乳业的危机有其必然性。

大概在2007年,国际乳业巨头受到当地气侯影响奶粉大幅减产,导致奶粉价格上涨。

当时每出口一吨奶粉就有1万元的利润,而之前一吨奶粉总价才2万元左右,国内一些企业借机向国外出口奶粉。

奶牛养殖连国内需求都已经跟不上,加上大量奶粉出口,导致了国内奶源紧缺、鲜奶价格大幅上涨。

到2007年,鲜奶价格从每公斤2元多最高涨到4.5元。

这种情况下,一些高端产品可以依靠丰厚的利润来保障优质奶源,但低端产品根本不可能收到好的牛奶。

当时河北市场上还出现了被称为“调奶”的机构,那些因为生化指标不能达标的牛奶,经过这些机构的“调制”后指标合格,堂而皇之地被一些乳品企业收走。

这些所谓“调奶”机构的主要手段就是往牛奶加三聚氰胺,利用氮定法检测蛋白的漏洞使蛋白指标合格。

事实上,伊利早在2005年成为奥运会合作伙伴之后,为达到奥运会食品来源可追溯的目标,就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牧场,至2010年总投资达到42亿元。

伊利按照奥运会的指标建立了高达116项的检测体系,整个产品的出厂检验项目达899项,这在其他行业是不可想像的。

但人算不如天算,乳业危机中,伊利也未能幸免。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