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越 中欧经典案例集 第386页
作者:王春刚 时间:2020-08-24 16:42 浏览(909)
我们第一次意识到,没有人力资源部门的帮助,招一名员工是多么困难。比如,怎么才能用最小的花费拿到应聘者的求职申请?我们必须学习。我们三个人以前都做过面试;但是,没有人力资源部提供的筛选系统,前来应聘的人跟我们以前面试过的人简直有天壤之别。我们第一次认识到,如今是我们在被应聘者挑选,而不是我们在挑选应聘者。最后,我们不得不做出妥协,只要是愿意进我们公司的,我们几乎都要,因为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有人干活总

我们第一次意识到,没有人力资源部门的帮助,招一名员工是多么困难。

比如,怎么才能用最小的花费拿到应聘者的求职申请?我们必须学习。

我们三个人以前都做过面试;但是,没有人力资源部提供的筛选系统,前来应聘的人跟我们以前面试过的人简直有天壤之别。

我们第一次认识到,如今是我们在被应聘者挑选,而不是我们在挑选应聘者。

最后,我们不得不做出妥协,只要是愿意进我们公司的,我们几乎都要,因为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有人干活总比没人干强。

2004年8月,安越终于招到了两名销售人员和一名办事员。

自开业以来,安越的两位合伙人第一次不必亲自接听每个电话。

这样的规模一直维持到2005初(参见附录1)。

2004年5—12月,安越在40个培训日实现了约80万元的营业收入,毛利率超过50%;当然,没有计入郭艳和卢林平的人工成本。

很显然,市场反馈良好,公司业务也在蒸蒸日上。

不过,现有的团队及办公空间已无法适应日益增大的业务量。

2005年春,安越再次搬迁,这次搬到了位于上海某中央商务区(cbd)的高级写字楼内。

很快,安越启动了新一轮的招聘工作,增招销售代表和it部门员工。

2005年5月,安越的业务开展得如火如荼。

就在此时,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aic)给他们发来了一纸通知,通知上说,安越没有获得经营培训业务的特殊许可,因此要传唤公司负责人参加听证会。

接到通知,卢林平和郭艳不禁目瞪口呆,因为如果由aic官员组成的听证会裁定安越是过错方,那么公司就会被处以高额罚金,甚至被勒令终止营业。

郭艳和卢林平都不知道必须获得特殊许可,才能开展培训业务。

一想到自己的辛苦付出可能会付诸东流,两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于是,她们找来马爽商量对策,希望他能动用自己的社会关系资源来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事后,马爽回忆说:

她们(郭艳和卢林平)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一方面,业务量显著增长,她们必须全力以赴才能满足客户的要求。

另一方面,政府部门对业务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这个当口,我必须伸出援手,但如果我仍在hac工作的话,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因此,我辞掉了工作。

通常情况下,如果配偶的工作遇到危机,很多人会选择先保住自己在知名大企业的饭碗,因为这样可以确保家庭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但我没这么做。

如果当初安越没有面临这一困境,我完全可能继续在那家跨国公司当一名职业经理人;但既然这个公司遇到了困难,我就选择全力以赴,帮助她们摆脱困境。

2005年6月,马爽离开hac,正式加盟安越,全权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工作。

此时,安越仍是一家只有10来名员工的小公司,虽然业务蒸蒸日上,但却依然充满的不确定性。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