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税 中国经济双重转型之路 第116页
作者:跳芭蕾的鱼03 时间:2020-08-23 10:43 浏览(460)
第六章  城镇化 第一节  符合中国国情的城镇化 一、传统城市化和符合中国国情的城镇化传统城市化是先进行工业化的发达市场国家的城市化模式。当时,城市化与工业化基本上是同步的,缺乏统筹安排,也没有科学的城市规模概念,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并未被城市领导层所考虑。等到发现居民的生活质量下降等问题时,已为时过晚,要改变城市现状已经不易。后起的工业化国家,即使认识到较早进行工业化的国家在推进城市化过程中

第六章  城镇化



第一节  符合中国国情的城镇化


一、传统城市化和符合中国国情的城镇化传统城市化是先进行工业化的发达市场国家的城市化模式。

当时,城市化与工业化基本上是同步的,缺乏统筹安排,也没有科学的城市规模概念,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并未被城市领导层所考虑。

等到发现居民的生活质量下降等问题时,已为时过晚,要改变城市现状已经不易。

后起的工业化国家,即使认识到较早进行工业化的国家在推进城市化过程中已产生的弊病,想避免它们,但需要大笔公共投资,往往力所不及。

结果,无论在先工业化和先城市化的国家还是在后起的工业化国家中,都发生了所谓的“城市病”,即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城市中出现了棚户区或贫民窟,环境恶化,空气污浊,用水紧张,交通堵塞,市区过分拥挤,失业激增,社会治安欠佳,以致出现了“反城市化”倾向,即穷人继续涌入城市,富人纷纷迁离城市,搬到郊区甚至乡村居住。

这种情况又进一步助长了“反城市化”倾向,因为穷人越涌入市区,富人也就越加从市区外迁。

在某些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城市化率高达90%以上。

在经过二百多年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之后,城市化率至今已经没有重要意义,也很少再被人们关注。

这是因为:第一,如果某个国家至今仍旧存在城乡居民权利不平等和身份限制,那么城市化率可以反映社会等级的存在。

但在现阶段,在市场经济国家本国公民权利平等和身份限制已经消失的条件下,城市化率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第二,如果某个国家至今仍旧存在公共服务因城乡而异,或存在城乡社会保障的非一体化,那么城市化率可以反映社会保障一体化方面尚存在的城乡差距。

但这样的例子现在已经不多了。

第三,由于国内交通运输条件的日益完善,再加上通信手段的方便,以及运输成本、信息成本的降低,土地价格的地区差距的存在,所以城市化率高不一定反映工业企业必定趋向于集中,工业企业可能分散于城区以外的农村。

传统城市化模式是不适合中国国情的。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资料,迄今为止中国的城镇化率略高于50%。

但据研究中国城镇化的专家的意见,中国目前的城镇化率还不到40%。

理由是:中国至今仍存在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一些农民工虽然在城镇中已是常住人口,但农民户籍未变,身份仍是“农民”,不能同城市居民享受同等待遇。

所以城镇化率对于现阶段的中国仍有意义,这反映了城乡一体化程度的不足。

特别是涉及新生代农民工问题,更是如此,从而选择适合中国国情的城镇化模式就更有迫切意义。

据浙江、福建、广东三省农民工状况的调查,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夫妇所生下的子女,现在都到了就业年龄,他们的身份仍是农民,但他们一直在城里生活和受教育,在就业时身份未变,择业机会少,就业也受歧视,通常的出路仍然是当农民工,结婚的对象也是农民工子女。

这种状况亟待改变,城乡一体化改革越是拖延,代价越大。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