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 中国经济双重转型之路 第72页
作者:liyuqing 时间:2020-08-24 10:59 浏览(690)
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前,在集体林地上不可能成立真正意义上的林业合作社,即使有的地方成立了“林业合作社”,也不过是集体经济的一种形式,如同农田承包制以前所成立的队办企业、社办企业一样,可能挂上“合作社”的牌子,实际上不具有合作社的性质,因为农民并没有产权,不可能成为合作社的投资者。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山林由农户承包了,于是就可以依据《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建立林业合作社,这样的林业合作社的投资者是集体林

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前,在集体林地上不可能成立真正意义上的林业合作社,即使有的地方成立了“林业合作社”,也不过是集体经济的一种形式,如同农田承包制以前所成立的队办企业、社办企业一样,可能挂上“合作社”的牌子,实际上不具有合作社的性质,因为农民并没有产权,不可能成为合作社的投资者。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山林由农户承包了,于是就可以依据《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建立林业合作社,这样的林业合作社的投资者是集体林地上的承包户,也就是家庭林场主,他们自愿参加林业合作社,而且这样组成的林业合作社是独立的市场经营主体,具有法人资格。

在不同地方,新组成的林业合作社往往多种形式并存,有由各个投资者(林地承包者)把自己承包的林地入股组成的,也有各个投资者(林地承包者)所承包的林地并不入股于林业合作社,而是以现金折成股份组建而成的。

还有一种,即各个投资者(林地承包者)既把自己承包的林地折成股份投入林业合作社,另外还投资若干现金,折成一定的股份投入林业合作社。

这样的林业合作社的总股本是混合型的:既有林地折成的股份,又有现金折成的股份。

不管哪一种形式的林业合作社,都必须按照《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组建。

股东大会(或称社员大会)是合作社的最高权力机构,由社员大会选举产生的理事会是执行机构,社长等同于经理,受股东大会和理事会的委托,主持林业合作社的日常生产、经营和管理工作。

账目公开,理事会到期改选,管理民主,这是必须遵守的规章制度。

林业合作社最大的好处是取得了规模效益,有利于投资者收入的增长和合作社业务的发展。

林业合作社的存在和发展同家庭林场的存在和发展并不矛盾,二者之间不仅有合作关系,彼此成为伙伴,也有竞争关系,各自发挥自己在机制方面的优势,开展业务活动。

第三类:林业企业。

通常被称为林业企业的企业,可能有如下四类:一是以经营林业,包括种树、维护林木、砍树销售为主要业务的企业。

例如,有的森林工业企业就兼有这些业务。

它们把林地作为自身的林业基地,而主要业务则是木材加工业,生产各种以木材为材料的产品。

二是为林业生产服务的企业,如向林业提供专用机器设备的企业、林地所需要的其他各种生产资料的企业,也包括由林地向外运送砍伐下来的树干和木材的交通运输的企业。

三是为林区居民和林业劳动者提供各种生活资料,包括为林区居民和林业劳动者提供各种生活服务的企业。

四是为林区居民和林业劳动者,以及林区小城镇建设服务的企业,包括建筑业、道路建设、公用设施建设的企业。

这四类企业都有可能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后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介入林业本身的生产和经营,而以不同形式同家庭林场林业合作社合作。

比如说,这些林业企业有可能同家庭林场尤其是林业承包大户合作,以提供资金或提供林业机械等方式进行合作,从而介入林业和林下经济活动。

又如,这些林业企业还有可能同林业合作社合作,以参股的形式介入林业和林下经济活动。

当然,也不能绝对地说这些林业企业完全没有可能以收购或转租转包等方式取得集体林地的承包权,从事林地的经营,尽管这种收购行为是违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规定的。

尽管林业企业对家庭林场(包括承包大户)现有承包林地的接管或直接经营受到限制,但这些有可能被本地的林业企业所忽视或有意违规,或突破限制。

总的说来,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后,还是尽可能保留家庭林场或林业合作社的经营方式,不提倡林业企业转租转包集体林地,更应限制林业企业收购家庭林场或林业合作社的承包林地。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