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 中国经济双重转型之路 第69页
作者:两只虎牙 时间:2020-08-23 17:10 浏览(634)
总之,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给人们最大的启示是:民间蕴藏着极大的创业积极性,通过林地承包,这种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了。也就是说,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人力资本尽管一直存在,但人力资本却长期是呆滞的,没有活力,人力资本作用的发挥完全是被动的,从而未能呈现自身的力量。唯有实现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建立了适宜于人力资本充分发挥作用的体制机制,人力资本才会产生活力,民间的创业积极性才会迸发出来。不仅如此,林区人力资本的

总之,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给人们最大的启示是:民间蕴藏着极大的创业积极性,通过林地承包,这种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了。

也就是说,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人力资本尽管一直存在,但人力资本却长期是呆滞的,没有活力,人力资本作用的发挥完全是被动的,从而未能呈现自身的力量。

唯有实现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建立了适宜于人力资本充分发挥作用的体制机制,人力资本才会产生活力,民间的创业积极性才会迸发出来。

不仅如此,林区人力资本的存量也大大增加了。

人力资本存量的增加,在林业经济中主要反映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从事林业劳动和经营的人数增多了。

林业成为吸引劳动力的领域。

据调查,在2009-2011年间,出现了一些林区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劳动力返乡从事林业劳动和经营的现象。

由于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推进,林地承包户感到家庭劳动力不足,因此纷纷把讯息传递给外出务工的家庭成员或亲戚,要他们辞去务工职务,回乡创业,而且这些务工人员返乡从事林业劳动和经营时,还带来一些同事、朋友,一起返回林区工作。

2011年,我们在珠江三角洲一些城镇调研农民工为何出现供给不足现象时发现,集体林权制度的改革居然是附近省份农民工供给减少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由于农民一心投入创建自己的家庭林场等工作,以及为了开展林副产品经营的业务,他们积极学习林业和林下养殖等知识,学习与林副产品营销相关的知识等等,大大增加了自己的知识、技能和才干。

要知道,劳动者、经营者的知识、技能、才干的增长,同样是林区人力资本增加的内容,这将有利于家庭林场的发展和财富的积聚。

三是林地承包户和他们的家庭成员积极性高涨,意味着人力资本的质量提高了。

这可以被看做是在既定人力资本存量条件下,人力资本得以发挥更大能量的体现。

在贵州省毕节市调研时发现这样一种情况:最近一些年,云南、贵州两省接壤之处春旱严重,春季经常有山火;过去,农民并不急于上山扑灭山火,他们常说“这是村干部的任务”,因为烧的是集体林,除非县乡两级政府组织民兵上山灭火,他们才奉命上山去扑灭火灾。

现在,情况大不一样了。

农民的资产关切度激增。

在毕节市的集体林地上可以看到,农民知道,每一块林地都是乡亲、邻居、熟人所承包的林地,一有山火,村里人发现火情,便呼叫上山救火,家家都上山去灭火,因为烧的或者是自己家里的林木,或者是亲戚家、邻居家的林木,一呼百应,不用县乡政府下令,他们就自动上山灭火了。

这是一种自救性的、互助性的灭火行动,根本不需要县乡政府下令后再上山扑灭火灾。

从这件事可以了解到,资产关切度的提高,充分反映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林区农民积极性的提高,这是完全符合林区实际的。

二、林下经济的发展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之前,山是集体的山,林是集体的林,农民对林下经济是不关心的。

这是因为,农民想到,既然山林归于集体,那与我何干?自己在林下饲养鸡,岂不是占了公家的便宜?自己在林子里发展药材种植业,一旦被集体知道了,岂不是会被指责,会被没收?有些地方,集体山林也办过集体林下养鸡场、集体木耳生产基地等,但多数效率低,不赚钱,农民也不关心它们,所以一段时间后就无声无息了。

正是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后,林下经济才有了新的生机。

关键在于:从这时起,林下经济的经营体制变了,不再是集体养殖场、集体种植场,而成为家庭林场不可分离的一部分,由家庭投资、家庭经营。

在许多地方,林区金融机构的贷款(包括信用贷款和抵押贷款)对家庭林下经济的发展给予了不少支持。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