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利美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259页
作者: 时间:2020-08-23 12:23 浏览(954)
到2007年8月底,房利美的股票从2005年春天每股48美元的低点回升至每股70美元,几乎达到了2004年的峰值。“政治力量为政府支持企业加了分。”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波斯纳在2007年秋天写道,“虽然反政府支持企业的理念在近几年一直居于统治地位,但是在当时稳定的房地产市场更重要。”那天夏天,马德为公司接下来的四年起草了一份战略规划。他非常乐观。马德指出,在过去的十年间,房利美的信贷亏损总计31亿美

到2007年8月底,房利美的股票从2005年春天每股48美元的低点回升至每股70美元,几乎达到了2004年的峰值。

“政治力量为政府支持企业加了分。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波斯纳在2007年秋天写道,“虽然反政府支持企业的理念在近几年一直居于统治地位,但是在当时稳定的房地产市场更重要。

”那天夏天,马德为公司接下来的四年起草了一份战略规划。

他非常乐观。

马德指出,在过去的十年间,房利美的信贷亏损总计31亿美元,而公司的利润是442亿美元。

“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往资产负债表上增加信贷风险。

”马德带领公司“深入那些以前只是浅尝辄止的领域”。

显而易见,这块领域指的就是次贷。

这么多年来,格林斯潘和其他一些人批评政府支持企业是因为他们担心利率风险。

他们认为,房利美和房地美规模太大了,只要一次对冲出错或者利率调整都会引起灾难。

然而,他们从未关注过信贷风险,也就是房利美和房地美担保或持有的抵押贷款可能出现违约的风险。

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忽视了体系中所有的信贷风险:次贷公司承担的信贷风险、美国国际集团承担的风险等等。

他们同样也看不到房利美和房地美承担的信贷风险。

因此,2007年,房利美和房地美在自己公司账目上新增了6亿美元的抵押贷款。

这些贷款最终被证明是毁灭性的。

到2008年,它们还在购买或担保抵押贷款。

房利美和房地美正在慢慢地走向一个不可见的悬崖。

金融危机间歇性发生,而房利美和房地美一直在堆积着抵押贷款风险。

这些风险最终导致了长期休眠火山的爆发。

房利美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259页汉克·保尔森需要处理太多的问题,房利美和房地美的事情几乎都不在优先考虑的事情列表上。

保尔森是财政部部长,他和华尔街上的首席执行官们走得很近。

他清楚地知道事态是什么样的。

在回忆录中,保尔森描述说2007年6月他和华尔街上的一些高管共进晚餐,其中包括摩根大通的杰米·戴蒙、高盛的劳埃德·布兰克费恩和花旗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查克·普林斯。

“我们非常担忧市场中过度承担风险的情况,对贷款标准恶化状况感到吃惊,”保尔森写道,“普林斯询问在竞争压力下,监管者有没有办法阻止某些高风险行为。

实际上他是想问:‘你们难道不能采取一些行动来阻止我们承担这些风险吗?’”2007年7月底,德国政府出面帮助德国工业银行。

8月初,美国住房抵押贷款投资公司(american home mortgage investment corporation)因无力卖出商业票据而申请破产保护。

几周后,美国国家金融服务公司使用了最高贷款限额,这是情况不妙的信号。

8月21日,为期四周的国库券拍卖会差点因为需求量太大而中断。

9月中旬,英国的北岩银行(northern rock)接受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的救助。

各个银行都宣布进行大额度的减记,但同时又在不停地募集资本——这是保尔森催促各银行采取的方法。

但是,新筹集到的资本很快被更多的亏损吞噬掉了。

银行通常使用结构性投资工具来减少贷款并降低资本要求量。

但是,由于货币市场基金开始抛售商业票据,结构性投资工具也不再起作用。

财政部想出了一个制造“超级结构性投资工具”的计划,即各个银行拿出资金并用之从个人结构性投资工具处购买资本。

该计划最终落空了。

花旗银行一直使用各种各样的结构性投资工具,但是却不得不在错误的时间将结构性投资工具资产放回公司账目上。

这些资产最终导致了数十亿美元的减记。

在财政部,保尔森和他手下的员工非常忙,他们努力地想办法避开危机。

保尔森的精力也被透支了。

现代的理念不一定和过去的理念相一致,总是有前所未有的问题。

如果你是财政部部长的话,那么你手上没有工作手册来指导你怎么阻止金融危机的发生。

时间慢慢过去,保尔森和他在财政部的小组开始开玩笑说觉得自己就像电影《虎豹小霸王》中的布屈·卡西迪(butch cassidy)和日舞小子(the sundance kid):他们总是受人追捕,甚至被逼上绝路,即便能掏出火光迸发的枪,他们好像也永远走不出问题的中心。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