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斯潘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86页
作者:刘丽萍 时间:2020-08-23 19:22 浏览(975)
纳兹达是当时绿色通行线学会的法律顾问。该学会提倡保护不同社会背景的消费者。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纳兹达开始与美联储主席会谈。他指出,许多抵押贷款处于银行体系之外,并且没有受到任何联邦政府机构的监管。“我们不讨论联邦政府的监管者是否到位,”纳兹达当时这样对格林斯潘说,“让我们看看那些未受到监管的贷款者是怎样的情况。”“他并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只是不停地说他无法采取措施,”纳兹达回忆说,“他很亲切

纳兹达是当时绿色通行线学会的法律顾问。

该学会提倡保护不同社会背景的消费者。

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纳兹达开始与美联储主席会谈。

他指出,许多抵押贷款处于银行体系之外,并且没有受到任何联邦政府机构的监管。

“我们不讨论联邦政府的监管者是否到位,”纳兹达当时这样对格林斯潘说,“让我们看看那些未受到监管的贷款者是怎样的情况。

”“他并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只是不停地说他无法采取措施,”纳兹达回忆说,“他很亲切、彬彬有礼,但是他身上也有一股傲慢的气质。

”几年之后,纳兹达和绿色通行线学会的执行董事约翰·甘博亚再次和格林斯潘会面。

在这之前,甘博亚给美联储送去了大量有关贷款的材料,格林斯潘阅读了这些材料。

“就算有数学博士学位也看不懂这些金融工具和它们的隐含意义。

”格林斯潘在会面时说道。

这位美联储主席可是刚发表了一个演讲,在演讲中强烈推荐可调整利率的抵押贷款。

甘博亚问格林斯潘是否拥有可调整利率的抵押贷款。

“没有,”格林斯潘回答,“我喜欢确定的东西。

”另一位关心住房的热心人士是来自美国国家社区再投资联盟的约翰·泰勒,他也经常和美联储打交道。

“他们回答说市场会解决所有问题,”泰勒说,“特别是格林斯潘,他坚信不合理的贷款不会出现在市场上,即便出现了,投资银行也不会购买这些贷款。

他对此深信不疑。

”但是,任何一个了解次贷市场的人都很清楚这是不正确的。

典型的例子是第一联盟抵押贷款公司(first alliance mortgage company,简称famco)。

作为次贷市场早期的一颗新星,第一联盟于1996年上市,并让创立者和他的妻子从公司拿走了1.35亿美元。

然而,两年以后,公司滥用职权尽人皆知,数位州检察官进行上诉迫使公司停止滥用职权。

公司的弊端并不是几个大坏蛋造成的,而是公司商业模式的问题。

格雷格·沃林在宣誓书中解释说,第一联盟聘用顶级汽车销售人员,而他们对抵押贷款却一无所知。

他们只需要记住“流程”,这就是强迫推销时的基本指南。

他们被告知千万不能告诉客户诱惑利率意味着他们支付的利息会上涨,也不能向客户透露贷款的实际本金金额。

如果知道实际本金金额的话,客户就会意识到第一联盟收取了过多的费用。

同时,销售队伍也希望收取的费用越高越好,因为费用超过15个点时,他们能获得高额佣金。

马萨诸塞州诉讼案中提到,第一联盟在马萨诸塞州发放的35%的抵押贷款交易中,对客户收取的费用超过了20个点。

华尔街知道事情发展的状况吗?它当然知道。

第一联盟告诉投资者们,公司的次贷客户信誉良好,这意味着借款者实际上被敲诈了,因为他们本不需要支付这么多的费用。

1995年,雷曼兄弟投资银行的高管埃里克·希伯特写了一张字条,后来《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都得到了这张字条,上面写着第一联盟专门“对弱势群体进行硬性推销”。

他还写道,“销售必须先抛开道德再谈工作。

”那么,雷曼兄弟是否与第一联盟这样低劣的公司断绝商业来往了呢?当然没有。

1998年开始,正好是各州开始提出诉讼案的那年,其中某一诉讼案中提到,雷曼兄弟给第一联盟提供了1.5亿美元的贷款并帮它卖出了4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和第一联盟的看法一样,雷曼兄弟并不认为这些劣质的贷款有任何问题。

既然能够将贷款转给投资者们,华尔街也不必担心这些贷款能不能得到偿付。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