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 第195页
作者:刘新 时间:2020-08-24 11:40 浏览(1007)
我们知道,近年来,地价的涨幅远远超过了房价,地价上涨在直接带动房价上涨的同时,在土地上种植的农产品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同时,由于地价上涨过快,地方政府出让土地以增加财政收入的动力变得非常强烈,大量土地被用于建造商品房,导致城镇土地快速减少。在这一过程中,一些可耕地也被部分用于建造商品房,这直接导致农作物种植面积的缩减,同样成为推动粮价上涨的动能。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导致粮食减产,就可能与此前可耕地减少

我们知道,近年来,地价的涨幅远远超过了房价,地价上涨在直接带动房价上涨的同时,在土地上种植的农产品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

同时,由于地价上涨过快,地方政府出让土地以增加财政收入的动力变得非常强烈,大量土地被用于建造商品房,导致城镇土地快速减少。

在这一过程中,一些可耕地也被部分用于建造商品房,这直接导致农作物种植面积的缩减,同样成为推动粮价上涨的动能。

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导致粮食减产,就可能与此前可耕地减少的因素形成合力,共同推动粮价上涨,这一点尤其值得警惕。

以上种种问题,构成了中国农业最脆弱的基础,一旦出现自然灾害,中国抗风险的缺陷将暴露无遗。

除此,我还必须特别提到地下水资源日渐短缺和污染等更为严重的问题。

国际全球化论坛水资源委员会主席莫德·巴洛与加拿大北极星研究所主任托尼·克拉克合著的《水资源战争》一书中,(我找到的这本书是2004年版的!注意,是2004年版的!)他们这样评价中国:“有中国粮仓之称的华北平原,地下水位以每年1.5米的速度下降(注意:是每年1.5米)。

中国北部现在有8个地下蓄水层由于透支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中国北部600座城市中的400座和超过中国全部人口50%的居民面临着严重缺水的威胁。

尽管政府计划南水北调,但首都北京的地下水位在过去的40年还是下降了37米,预测中的北京水危机已经极其严重……世界观察研究所预测,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不得不通过改变其经济结构,来应对水资源短缺的国家。

”随后,他们做了更惊人的预言:“世界观察所还警告说,由于有限的水资源在不断被调往工业领域和城市,中国在不久的将来将面临着严重的粮食短缺。

当中国的粮食不能自给自足的时候,它对粮食进口的需求将超过全世界粮食市场可供出口的总量……”〔28〕 丹麦比约恩·隆伯格编著的《全球危机,全球解决方案》一书的第584页,有这样一段话:“长期过度开采(地下水)无疑是自杀行为,这会导致蓄水层的耗散,水面下降到水泵不能再抽出水的地步……在中国,地下水下降可能已经很大规模发生。

evans、foster和garduno(2003)报告,在海河、淮河和黄河流域,已经有地下水水位‘巨大地’下降……”〔29〕 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就对地下水滥用到如此程度,未来怎么办?子孙后代怎么办?更可恨的还有此前媒体披露的向地下水排污的现象。

一些不良企业直接把污水向地下水层排!例如,“河北定州李亲顾村1997、1998年发现村民得病可能是因为地下水受到了污染。

当地电镀厂建厂早在1988年就开始了,1988年建了第一个厂,1990年后就多了。

他们建厂时都打一个机井,三四十米深,直接把生产的污水排入地下”。

类似这样的行为真应该遭天谴!从法律上来看,是严重的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

当金钱主宰一切时,已经没有任何底线可言。

水污染是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次旱灾,滇池里的水却不能用,为什么?污染太严重了。

为了治理滇池,按照云南省副省长孔垂柱的说法:“很多时候我们走的是一条什么路?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子……这几年省委省政府加大对滇池的治理,这几年也连续投入了上百亿的资金,现在实施一个牛栏江滇池饮水工程,就是现在把滇池环湖截污,还有湿地的建设,还有清污分流,这些工作全部在做。

”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子已经不能再走了!从解放到1995年的时候,国家投入云南省的水利投资才3个亿,而滇池治污就花费了100多个亿,还没有结果,水依然是臭的!在埋怨老天降灾的同时,应该反思一下:我们对环境的破坏本身,是不是在惹得天愤人怒!

尽快扶持农业!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