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271页
作者:于德宏 时间:2020-08-23 19:35 浏览(56)
雷曼破产之后的恐慌很久才平息。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差点也破产了,可是现在很多人也许已经想不起这些事了。摩根士丹利因在最后一刻成功地和日本大型银行三菱日联(Mitsubishi UFJ)进行了一笔交易而获救。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一样被允许变成银行控股公司因此能获得政府许可。迪克·富尔德则没有为雷曼兄弟争取到该项政府许可。华盛顿互惠银行被减价卖给摩根大通。在富国银行于2008年12月出手购买


雷曼破产之后的恐慌很久才平息。

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差点也破产了,可是现在很多人也许已经想不起这些事了。

摩根士丹利因在最后一刻成功地和日本大型银行三菱日联(mitsubishi ufj)进行了一笔交易而获救。

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一样被允许变成银行控股公司因此能获得政府许可。

迪克·富尔德则没有为雷曼兄弟争取到该项政府许可。

华盛顿互惠银行被减价卖给摩根大通。

在富国银行于2008年12月出手购买美联银行之前,美林银行已经濒临倒闭。

花旗集团则需要联邦资本多种形式的注入。

只要对于黑洞有多大的不确定性不消失,只要那种没人知道金融产品价值的恐惧依然存在,金融危机便没有减缓。

“我对这次金融危机的看法是,它发生的原因在于资本市场系统性的滥用信用现象。

”澳大利亚金融分析师和历史学家约翰·汉普顿说,“次贷危机爆发,然后是贝尔斯登、房利美,这些事情揭穿了很多谎言。

对安全稳健的集体崇信变成了对破产的集体崇信。

”毫无疑问的是,美国政府将运用它的财务实力来为破产止血。

保尔森在金融危机期间做过的最著名的事情:和伯南克一起请求国会给美联储提供7000亿美元的资本来支持金融体系。

这笔资金被用在了“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简称tarp)上。

2008年10月13日,在财政部的一间会议室里,保尔森拿着7000亿美元在手和前八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们进行了会面。

保尔森对他们说,不管愿不愿意,他们都将接受政府救助。

虽然其中有几位慢慢开始后悔拿了政府的钱,但是当时他们无人敢反抗保尔森。

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带来了公众怒火的第一次爆发。

尽管很多预见性的观点都表示金融体系处于危机之中,但你还得说服自己发自内心地去相信这些观点。

证明这些观点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让此计划生效,并等着看金融体系是否会垮掉。

纽约的一家大型银行进行着信贷衍生品交易,而该银行倒闭的话,俄亥俄州的某个家庭将买不起房子,这两件事之间的联系实在难以建立起来。

但是,每个人都知道纳税者的钱将被用来资助那些因自身贪婪和错误导致了此次金融危机的公司。

危险已过去,但怒火并未平息。

而且,它变得更强,形成了一股浪潮,而浪峰打向了另一个目标。

人们对美国银行与美林的那笔交易感到非常生气。

交易达成的前几天,塞恩提前支付36亿美元的奖金给交易员,这让人们愤怒。

当然,刘易斯将视线从该交易移开,人们更加愤怒。

并且,刘易斯在最后一刻临阵退缩的时候,伯南克和保尔森推动、恫吓刘易斯让他完成美林的交易,这更是火上浇油。

这个交易让美林避免了破产。

但是,破产了也不要紧,人们想要看到牺牲和鲜血。

国会为美国银行的美林交易案召开了三次听证会,这主要是给那些国会议员机会来为他们的选民出一口气。

3月,公众的怒火又找到了另一个发泄的对象:美国国际集团。

2009年3月,新闻报道美国国际集团金融产品公司将给公司的交易员和高管提供1.65亿美元的奖金。

尽管这些交易员和高管们与市场的混乱并无多大关系,但是这笔支付仍然成了丑闻。

众议院立刻通过法案向所有的奖金征税,税率高达90%,而征税对象是所有年收入高于25万美元的家庭。

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互相竞争来超过对方。

“真是骇人听闻。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说。

“这就相当于不仅要拿走美国人民辛苦挣来的税款,走之前还要用这些钱扇他们的耳光。

”马里兰州的民主党国会议员以利亚·卡明斯这样形容。

“过去的18个月中确实发生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美国国际集团的做法让人忍无可忍。

”萨默斯说,他当时已成为奥巴马的高层经济顾问之一。

美国国际集团的高管们收到了死亡威胁的通知。

一些高管甚至雇用了私人保安并把他们安置在家门前。

康涅狄格州工人家庭党甚至组织起来到美国国际集团高管住处进行巴士游行。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