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际集团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256页
作者:旺肖笑 时间:2020-08-23 08:12 浏览(876)
2008年初,公司总部正式参与进来,但为时已晚。根据会议记录,在1月中旬与审计委员会召开的会议上,“哈巴耶布先生认为他没有足够的能力改变时局,而且,最高等级证券的定价流程并不是那么顺畅。”瑞安的回答基本上就是:这种解释无法让人接受。同时,卡萨诺正拼命地想办法给投资组合定价,这必须赶上2月初的年度报告。很明显,年度报告中会出现更多减记。但是,卡萨诺通过使用一个名为“负基数调整”的理论将减记估计为12

2008年初,公司总部正式参与进来,但为时已晚。

根据会议记录,在1月中旬与审计委员会召开的会议上,“哈巴耶布先生认为他没有足够的能力改变时局,而且,最高等级证券的定价流程并不是那么顺畅。

”瑞安的回答基本上就是:这种解释无法让人接受。

同时,卡萨诺正拼命地想办法给投资组合定价,这必须赶上2月初的年度报告。

很明显,年度报告中会出现更多减记。

但是,卡萨诺通过使用一个名为“负基数调整”的理论将减记估计为12亿美元。

(卡萨诺基本上就是认为,该调整反映了掉期价格和承销价格之间的差额。

)如果不使用这种调整方法的话,减记将达到50亿美元。

董事会和公司的会计在1月份的董事会会议上第一次听到了这个“负基数调整”理论。

审计员们很恼火,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拥有最终发言权。

卡萨诺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不断地努力说服审计员相信“负基数调整”是合理的定价理论。

但是,瑞安不买账。

他说,这理论没有任何会计准则做支撑。

1月末,瑞安终于下了定论,他宣布美国国际集团“在内部财务报告的控制上、在对金融产品公司最高等级信用违约掉期投资组合的监管上有实实在在的弱点”。

2月5日,美国国际集团将“实实在在的弱点”消息公开在了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上。

公司股票暴跌。

那些原本保持观望的交易对方也开始发出追缴保证金的通知。

卡萨诺感到非常愤怒,他在一封邮件中写道,“实实在在的弱点”的公布“削弱了我方在保证金谈判中的地位”。

但是,卡萨诺确实已经完了。

董事会已经不再信任他,并坚持让沙利文解雇他。

据一位原美国国际集团高管称,沙利文当时并不愿意这么做。

卡萨诺接下来的做法让这个流程变得简单。

“乔,现在出了些问题。

”沙利文说。

“我是不是该退休?”卡萨诺问道。

“对。

”“乔已经筋疲力尽了。

”一位原高管解释道。

一周之后,卡萨诺退休的消息被公布,当时他在公司总部。

有人问卡萨诺他是否把消息告诉母亲了,当时他母亲已80高龄。

“没有,”他回答说,“她不了解我的工作。

”几分钟后,卡萨诺的电话响了。

他的母亲听到了新闻,于是打电话过来了。

“没关系,妈妈,”有人听到卡萨诺这么说,“我没事。

”卡萨诺离开时拥有3400万美元尚未获得的奖金,并签订了一份每月100万美元的顾问合同。

2008年2月28日,年度结果终于公布了。

最高等级证券的减记不是12亿美元,甚至不是50亿美元,而是114.7亿美元。

接下来的一周中,高盛将追缴保证金上涨至42亿美元。


2008年6月,沙利文也离开了公司。

5月,董事会要求沙利文放弃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实际上,美国国际集团在这段时间成功地筹集到了200亿美元,沙利文和其他人都认为这笔资金能够帮助公司渡过难关。

但是,追缴保证金的通知不断地发到公司。

到2008年第二季度为止,美国国际集团已经支出200亿美元来解决这个问题。

证券借贷项目的情况越来越糟糕。

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员们持续给管理层和董事会施压,让他们加强内部控制。

金融产品公司承销的次贷证券不断贬值。

同时,美国国际集团的监管者储蓄机构监理局采取了行动。

(美国国际集团在20世纪90年代购买了一家小型储蓄银行;在欧盟的要求下,美国国际集团作为投资银行必须受到某控股公司监管者的监管,而这个监管者就是储蓄机构监理局。

)在宣布公司存在“实实在在的弱点”后,储蓄机构监理局开始要求美国国际集团加强对信用违约掉期投资的风险管理。

“好像大家认为我们在回避问题,”一位原高管说道,“我不愿承认这是个危机。

但是,状况确实不正常。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