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激励 公司治理之道:控制权争夺与股权激励 第423页
作者:吕卫国 时间:2020-08-24 18:33 浏览(992)
而且,外部战略投资者的引入,除了上市的需要之外,也有利于TCL的国际化运营,通过股权合作了解跨国运营的基本套路,为公司下一步的国际化运作打下良好的基础。2004年1月30日,TCL集团正式吸收合并旗下上市子公司TCL通讯,从而在深交所实现整体上市。至此,李东生谋划的“阿波罗计划”终于达到预期目的,而这一步棋,一走就是整整8年。这次整体上市,彻底改变了国有股一股独大的格局,为企业的发展搭建了一个更大

而且,外部战略投资者的引入,除了上市的需要之外,也有利于TCL的国际化运营,通过股权合作了解跨国运营的基本套路,为公司下一步的国际化运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2004年1月30日,TCL集团正式吸收合并旗下上市子公司TCL通讯,从而在深交所实现整体上市。

至此,李东生谋划的“阿波罗计划”终于达到预期目的,而这一步棋,一走就是整整8年。

这次整体上市,彻底改变了国有股一股独大的格局,为企业的发展搭建了一个更大的平台。

与此同时,管理层及其控制的团队和员工通过股权的变动合计占股25.24%左右,超过了第一大股东惠州市政府的股份,由于上市后流通股占有一定的比例,在这种多元股权架构下,管理层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只要争取少部分流通股股东,管理层及员工就成为实际控股股东,也就是TCL的实际控制人。

9.5.3 评价与启示(1)TCL改制成功的4个关键点。

第一,股权激励方案考虑了各方利益的平衡,实现了政府、企业和管理层的共赢。

操作方案比较切合实际,把国家利益、企业发展、管理层和核心骨干员工得利这3个目标很好地结合了起来,形成了多赢的局面。

由于不涉及国有资产流失,而10%的增长承诺又能让国有资产“旱涝保收”,方案得到了利益相关者各方的认可。

事实上,存量资产的界定一直是国有企业产权改革中的雷区,不仅不好界定,而且容易引发敏感的社会公正问题。

从国家和政府的层面看,着眼增量资产的分配就可以巧妙地回避这个雷区,首先是给国有企业的大老板吃一个“存量资产保值”的安心丸,而在增量资产分配上大老板又是只赚不赔的买卖;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不必承担对国有资产监管不严的责任,并且可以从发展中获取税收、业绩等一系列利益;对于团队而言,将所有人全部捆绑在发展这一个关键的核心上。

相反,如果从存量资产上纠缠不清,不仅会引起利益各方面的警觉与犹豫,更有可能错失这稍纵即逝的机遇,李东生幕后所付出的努力实在不易。

这一点其实体现了公司治理的核心问题:通过对参与企业的利益各方进行有效的利益平衡以达到共赢的目的。

这一点对于国有企业进行股权激励是非常重要的,同样对于民营企业中由经理人推动的股权激励也是非常重要的。

TCL的这种账面增值权的做法对于民营企业也非常适用。

尤其适合这样的民营企业:创业阶段主要依靠家族成员,而为企业发展新引进了经理人,拟计划对经理人进行激励的企业。

对于这种企业的大股东来讲,存量资产是大股东及其家族成员创造的,把存量资产作为股权奖励给经理人,既不愿意也不应该。

但是,企业的未来发展肯定要依赖于经理人,那么,把未来的增量资产拿出一部分奖励给经理人的账面增值权的做法就是对股东、经理人和企业三方都是公平和共赢的方案。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