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学院管理全书(套装共10册) 第1242页
作者:陈贺功 时间:2020-08-24 16:40 浏览(740)
然而,纽约城非要我加到30英尺宽不可,最终我很不情愿地同意了。这用了我一些非常有价值的零售面积,但现在我认为这个如此壮观的大门更有价值。我把这全归功于市规划委员会,感谢他们加宽了这个大门。门廊中最后一个关键的要点是沿东墙下来的瀑布。瀑布将近80英尺高,建它花了我200万美元。开始我手下大部分人都赞成在墙上画上壁画。对我来说,那太过时了,无独创性,不能引起人们的兴趣。结果,事实证明瀑布本身就是一种艺

然而,纽约城非要我加到30英尺宽不可,最终我很不情愿地同意了。

这用了我一些非常有价值的零售面积,但现在我认为这个如此壮观的大门更有价值。

我把这全归功于市规划委员会,感谢他们加宽了这个大门。

门廊中最后一个关键的要点是沿东墙下来的瀑布。

瀑布将近80英尺高,建它花了我200万美元。

开始我手下大部分人都赞成在墙上画上壁画。

对我来说,那太过时了,无独创性,不能引起人们的兴趣。

结果,事实证明瀑布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形式,它对人的吸引力比一些艺术画效果要强烈得多。

若大部分林荫路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成功,那是因为它们安全、单一。

我相信特朗普大厦门廊的成功是因为相反的原因。

确确实实,走过门廊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受,就如同身临仙境。

我们力争使人们在公寓房间里也有这种感受,我们要提供的最能刺激人心的当然是景色。

因为30层以上才是住宅单元,故大部分住宅单元都高于周围的楼房,这就是说,他们可以看到北面的中央公园、南面的自由女神像、东面的伊斯特河、西面的哈得逊河。

此外,大楼的锯齿形设计使公寓里的所有主要房间至少有两面的景色。

然后,为了确保能饱览这些景色,我们建了从楼面到天花板的大窗子。

本来我想建的窗子是从地板一直到天花板,但有人告诉我,窗子下面至少得有点基础,不然有些人会头晕。

有趣的是,公寓间里面倒是没有像外面许多要点那么重要。

我们很快发现有这样一些人,他们花了100万美元买一个两卧室的临时寓所,或花500万美元买一个四卧室的套楼公寓间,尔后又去雇自己的设计师,拆毁房间内的主要装置,重建适合自己口味的公寓间。

由于设计新颖,材料高档,位置一流,加上宣传、运气和时机的混合,使特朗普大厦具有一种神秘的气氛,故其公寓间售价惊人,是前所未有的。

在特朗普大厦之前,达到这种神秘性的最后一幢大楼,是建于1970年的奥林匹克大厦,地点位于离15大道不远的51大街。

关键是它属于阿里斯托尔·奥纳西斯所有。

那时,奥纳西斯过着令人惊奇的奢侈生活。

他娶了杰基·肯尼迪,是个乘喷气式飞机到处旅行的头号富翁,他在世界各地都有公寓,有大型游艇,甚至有自己的斯科皮斯岛屿。

他财大气粗,虽然奥林匹克大厦不是一座特别引人注目或特别吸引人注目的大楼,但正是他在关键时候做出了关键性的成果。

使之能够悄悄夺走差不多同时兴建起来的位于东57大街的加勒利亚豪大厦的上层市场。

结果,特朗普大厦也悄悄夺走了大有潜力的主要竞争者的市场。

早在我做邦威特场地生意之前,就有一个开发商宣布要在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上面建一座公寓大楼,地点位于离15道不远的53大街。

按理说应该是极成功的。

与博物馆相连应该是很有声誉,地点不错,建筑设计师是大名鼎鼎的西泽·佩利,且开发商也说要不惜一切费用将其建成第一流的大厦。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