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评级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227页
作者:1822105548ywx 时间:2020-08-23 12:18 浏览(930)
到2007年2月,标准普尔已经多次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如何应对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市值不断下降的情况。“我昨天和汤姆谈过了,他认为评级机构撑不到2008年。”标准普尔的全球监控主管厄尼斯汀·华纳向标准普尔总经理彼得·德奇亚说道。“他要求我开始考虑一下表现不好的交易的评级情况,”她继续说,“我一晚上基本上都在想这个问题。”3月18日,一位未提及姓名的标准普尔公司员工在一封邮件中这样说道:“给你说个朋友间的

到2007年2月,标准普尔已经多次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如何应对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市值不断下降的情况。

“我昨天和汤姆谈过了,他认为评级机构撑不到2008年。

”标准普尔的全球监控主管厄尼斯汀·华纳向标准普尔总经理彼得·德奇亚说道。

“他要求我开始考虑一下表现不好的交易的评级情况,”她继续说,“我一晚上基本上都在想这个问题。

”3月18日,一位未提及姓名的标准普尔公司员工在一封邮件中这样说道:“给你说个朋友间的秘密消息吧,次贷的风头出尽了,现在情况不妙。

明早,住宅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评级部门的主要人员将给麦格劳—希尔公司(mcgraw-hill companies)的首席执行官特里·麦格劳和公司的管理委员会作一个报告。

这个报告将谈到整个次贷情况以及我们怎么进行评级、怎样处理后续问题(降低评级)。

穆迪评级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穆迪评级公司的子公司经济网(economy.com)在2006年10月发布了一份具有预见性的报告,该报告名为“位于引爆点的房地产业”。

这份报告指出,“全美近20个大城市将经历房价的暴跌:从繁荣到低谷的两位数的下跌。

”评级机构的模型恰恰显示了房价以两位数下跌的情况不可能发生。

另外,大型投资者开始抱怨评级充满了缺陷。

有一次,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资产抵押证券负责人乔希·安德森与穆迪的高管玛丽·伊丽莎白·布伦南对质。

布伦南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和其他公司(他提到了黑石和西部资产管理公司对穆迪评级方法颇有微词。

”她还说,“他提到了他们之间几次会面的情况……质疑穆迪评级的方法和假设。

他发现穆迪的分析师都非常自负并暗示说‘我们比你聪明’……”布伦南写道,安德森继续说道,“穆迪评级配不上华尔街……至于住宅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它犯的错简直‘太明显了。

’”然而,评级机构仍然继续将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评为aaa级。

现实情况似乎没有对此产生任何影响。

2006年12月底,穆迪分析师德巴希什·查特吉被自己制作的图表吓到了。

图标显示了排名前十的发行公司中拖欠60天以上的抵押贷款数量。

这些公司中弗雷蒙投资与贷款公司陷得最深。

“我的天哪,这数据真的正确吗?我刚做出了一张图表,弗雷蒙可是异常值!!”查特吉在一封发给同事的邮件中写道。

一个月后,标准普尔为含有弗雷蒙公司贷款的高盛的债务抵押债券评级,处理该交易的分析师询问一位同事,“既然弗雷蒙的抵押品表现情况不那么好,是不是我该注意点什么?”回答是:“不需要,我们处理它的抵押品时不需要作出任何改变。

”穆迪评级和标准普尔都给弗雷蒙抵押品支持的五个证券分档评为aaa级。

根据参议院常设调查委员会的意见,这五个中的两个后来被降级为垃圾证券,不过,这真没什么好奇怪的。


直到2007年7月,也就是贝尔斯登基金倒闭的同一个月,评级机构才朝着降级的趋势迈出第一大步。

公司邮件显示,评级机构已经有几个月都在考虑这个行动了,它们还和一些华尔街公司对此进行了讨论。

“好像穆迪评级一直在努力搞清楚到底应该什么时候开始降低评级、这样做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它们和很多投资银行都碰过面。

”一位瑞士银行的银行家在5月份写道。

一个审理与瑞士银行有关案件的法官后来发现,“一些原因能够为瑞士银行的宣称提供证据。

这里指的是瑞士银行曾宣称,关于穆迪评级方式悬而未决的改变,它在私底下知道一些重要的非公开信息。

”甚至到了7月份,穆迪评级机构还没有开始准备作出改变,来从实质上降低aaa资信评级。

相反,标准普尔却在2007年7月10日将612个由次贷支持的证券分档单拿出来放在“审阅单”上,准备将它们降级。

穆迪评级马上跟着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它将399个分档拿出来审阅。

两家评级机构都极力声称,降低评级仅仅影响到了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一小部分。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