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贷款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87页
作者:王雨殷络 时间:2020-08-24 15:05 浏览(614)
2000年,第一联盟抵押贷款公司宣告破产。陪审团后来发现,公司在整个运营系统上存在欺骗借款者的嫌疑。雷曼兄弟因“支持了这个骗局”而被认为有罪。但是,500万美元的罚款对公司来说微不足道。这也是市场规律在起作用吗?良好的做法能将不正之风驱逐出市场吗?事实恰恰相反:不正之风正驱赶良好的做法。至少在抵押贷款市场,格林斯潘钟爱的理论正一天天地被摧垮。尽管如此,他还是拒绝采取行动。实际上,说他完全没有采取行

2000年,第一联盟抵押贷款公司宣告破产。

陪审团后来发现,公司在整个运营系统上存在欺骗借款者的嫌疑。

雷曼兄弟因“支持了这个骗局”而被认为有罪。

但是,500万美元的罚款对公司来说微不足道。

这也是市场规律在起作用吗?良好的做法能将不正之风驱逐出市场吗?事实恰恰相反:不正之风正驱赶良好的做法。

至少在抵押贷款市场,格林斯潘钟爱的理论正一天天地被摧垮。

尽管如此,他还是拒绝采取行动。


实际上,说他完全没有采取行动也不正确。

2000年春,格林斯潘宣布由九个机构组成的特殊小组调查掠夺性放贷,这些机构中包括银行监管者。

那个时候,华府官员再也无法无视大量的抱怨和诉讼案了。

参议院举行了听证会。

包括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高级民主党官员保罗·萨班斯(paul sarbanes)在内的三位著名参议员提出议案禁止掠夺性放贷。

美国财政部和住房与城市发展部共同组成了国家掠夺性放贷特殊任务小组(national predatory lending task force)。

2000年该小组在一个报告中说:“财政部和住房与城市发展部认为新的立法和监管非常必要和重要。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开始提起诉讼。

萨班斯很清楚掠夺性放贷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他的家乡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就因为很多人被取消赎回权而深受影响,这些案例中有很多都是次贷公司滥用权力的结果。

但是,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格拉姆反对任何监管次贷市场的行为。

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一名成员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中提到,因为对掠夺性放贷本身没有清晰的定义,所以监管掠夺性放贷的任何行为都是毫无意义的。

在这件事情上,格林斯潘的特殊小组更像是向国会示好,而不是要努力解决实际问题。

行动胜于语言,而格林斯潘恰恰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

美联储认为更好的方式是公开更多的资料和规定,这样借款者能够了解与贷款相关的信息从而作出明智的决定。

公开更多的资料也符合格林斯潘信奉的自由主义。

但是,抵押贷款市场中的每个人都知道,公开更多的资料实际上并不会消除放贷者的弊端。

多年来,已经有很多的公开资料被纳入法律体系中。

但是,对于普通的房屋购买者,抵押贷款文件基本上是难以读懂的。

“我不相信哪个借款者能做到对贷款文件一清二楚。

”20世纪70年代成立第一富兰克林次贷公司的比尔·达拉斯在1998年告诉《美国银行家》杂志,“基本上,借款者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了次贷公司手中。

”北卡罗来纳州的首席检察官助理菲尔·雷曼向美联储官员形容公开资料实际上是“恶棍们的救命稻草”。

根据1994年《住房所有权及权益保护法案》的规定,美联储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召开听证会了解贷款市场上的最新问题。

2000年,美联储在旧金山、夏洛特、波士顿和芝加哥召开了一系列的《住房所有权及权益保护法案》听证会。

对于那些想要弄明白为什么监管者要解决掠夺性放贷问题的人,这一系列的听证会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主持听证会的人是美联储理事爱德华·格拉姆利克。

格拉姆利克是非同一般的理事。

尽管几十年前在美联储担任过经济研究员,他并没有将自己的事业放在研究复杂的货币政策上,公共政策才是他的热情所在。

格拉姆利克还写了一本广受尊重的关于成本效益分析的教科书。

在被任命为美联储理事会成员之前,他是密歇根大学教经济学和公共政策的教授。

格拉姆利克宽宏大量、为人谦卑,美联储大楼里的人都喜欢他。

1997年格拉姆利克进入美联储之后不久,格林斯潘让他负责美联储的消费者与公共事务部。

美联储理事并不是个有威望的职位,而且格拉姆利克对工作的内容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他热切地开展工作,成为美国顶级的次贷市场专家之一,同样也是主要批评者之一。

2007年,格拉姆利克写了一本薄薄的书,名为《次贷:美国最近的繁荣与萧条》(subprime mortgages: america's latest boom and bust)。

“次贷市场,”他写道,“是一个亟须监管的地方,然而实际上大部分贷款都没有得到监管。

这就像是一个拥有刑法的城市里却没有执法的警察。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