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债 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 第270页
作者:覃小玲 时间:2020-08-23 17:59 浏览(920)
根据沃尔夫的研究,1989~2006年年底,美国用于减少经常账户赤字的累计净资本流入达到5.308万亿美元,而同期美国的净外部负债仅增加了2.151万亿美元,实际抵消了3.157万亿美元。这一巨大差异部分是由于汇率的变动,造成了2000亿美元的增项,不过主要原因是由于美国海外资产的价格表现要好于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资产的价格表现。美国学者豪斯曼和施图尔辛格指出:“国家的金融头寸所产生的收益是衡量其

根据沃尔夫的研究,1989~2006年年底,美国用于减少经常账户赤字的累计净资本流入达到5.308万亿美元,而同期美国的净外部负债仅增加了2.151万亿美元,实际抵消了3.157万亿美元。

这一巨大差异部分是由于汇率的变动,造成了2000亿美元的增项,不过主要原因是由于美国海外资产的价格表现要好于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资产的价格表现。

美国学者豪斯曼和施图尔辛格指出:“国家的金融头寸所产生的收益是衡量其资产真实价值的好指标,一旦资产能被正确估值,美国就是一个净债权者,而不是一个净债务者。

”余永定教授也认为,如果美元充分贬值,美国海外资产和投资收入的增长完全可以抵消掉它的债务负担。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imf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指出,如果美国的财政赤字持续上升几年,长期利率就会上升,而美国的债务负担就会进一步急剧上升,到那时“用通胀摆脱债务的诱惑是无法抗拒的”。

根据相关测算,如果美国通胀年率达到6%,只要经过四年,美国的国债余额/gdp就可以下降20%。

〔64〕 美国注册金融分析师威廉·贝克也指出:没有人——当然包括巴菲特和彼得森——会警告我们美元购买力会因为通货再度膨胀而崩溃。

为了抵消赤字,政府过度印刷钞票,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储蓄者和投资者手中盗取价值,更重要的是,它导致了资本逃逸或者资本由国家囤积,而必要的投资却被放弃。

〔65〕 第四,降低国债利率,减轻还息压力。

但这种做法存在风险,会导致国债吸引力下降——目前美国不敢冒这个险。

第五,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加速经济增长,做大分母。

一方面,减小债务占比,提升进一步举债的能力,另一方面,增加经济实力,使还债能力大大增强,使其他经济体更愿意借钱给自己。

第六,欠谁钱最多,整死谁,通过杀人灭口把债务一笔勾销——这是借债给别人的隐性风险之一。

在当今世界,不会有谁去做这个选择。

第七,靠其他人仗义疏财,帮忙把自己的债务给还了——这种说服工作难度很大,而且,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且有如此强烈的意愿帮美国把债务给偿还了。

利弊分析对于美国而言,上述措施,最可行的是通过美元贬值稀释债务,但这种做法的弊端在于,可能会削弱美元的影响力和霸主地位。

更重要的是,这样做可能引发美国的债务危机。

一旦美元大量供应,出现贬值,就会使人们形成高通胀预期,这将导致国债利率上升,发行成本上升,使未来还债的压力大大增加,这种局面一旦形成,又会进一步打击投资者对美国长期国债的信心,形成抛压。

如此,美国要发国债,就只能由美联储来购买,而美联储购买就会造成“债务货币化”,它将向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导致流动性泛滥,人们形成更强烈的通货膨胀预期,从而,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当中,影响美国经济复苏,甚至引发债务危机。

最关键的一点是,美国已经认识到他们所面临的险境。

2010年12月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所社区大学发表演讲时说:“从长期来说,如果我们持续向中国这些国家借钱,我们是无法与他们竞争的。

”奥巴马的紧迫感之强烈,是前所未有的。

奥巴马在演讲中力促两党“为获取未来的胜利将精力集中于一些必须做的事情上”,通过美国的繁荣与创新来应对“卫星时刻”——他把中国的快速发展比喻成苏联1957年发射人类首枚人造卫星给美国带来的巨大压力,流露出来的意思非常明确:目标对准中国,结束欠中国债务的日子!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