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罗斯 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 第272页
作者:jessicachan705 时间:2020-08-24 19:01 浏览(851)
当支撑中国经济的这个被人为扶持起来的所谓“支柱”倒下,那么,中国经济还能保持阵脚不乱,冷静应对吗?如果那一天到来,可以想象的是,我前面已经提到过的程序就会按部就班地完成:先强压人民币升值,让泡沫累积,导致中国的很多制造业企业倒闭,然后,通过美元的快速升值,用同样的美元换取更多的人民币来廉价收购中国的优质企业和优质资产。这个过程一旦完成,美元又会快速步入贬值轨道,美国收购的中国资产会快速升值,美国欠

当支撑中国经济的这个被人为扶持起来的所谓“支柱”倒下,那么,中国经济还能保持阵脚不乱,冷静应对吗?如果那一天到来,可以想象的是,我前面已经提到过的程序就会按部就班地完成:先强压人民币升值,让泡沫累积,导致中国的很多制造业企业倒闭,然后,通过美元的快速升值,用同样的美元换取更多的人民币来廉价收购中国的优质企业和优质资产。

这个过程一旦完成,美元又会快速步入贬值轨道,美国收购的中国资产会快速升值,美国欠中国的债务会快速稀释。

这一天已经越来越近。

因为,美国对自身债务危机的安全性越来越缺乏自信,紧迫感越来越强。

如果将此比为战争,美国早就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

2011年3月10日,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全球市场部(cibc world markets)执行总裁kazuaki ohe表示,因担心近期油价的飙升阻碍全球经济复苏,投资者持续将资金从风险资产转向避险资产,预计美国国债收益率将继续下滑。

一个更重要的消息出自3月10日,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有“债券大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表示,他所管理的总回报债券基金(total return fund)已经于2011年2月份清空了旗下基金的全部美国国债,原因是美国政府巨额的预算赤字将使其债券风险上升。

“一旦一个国家的债务达到某一水平,市场对这个国家偿债能力的信心将直线下降,而美国的债务量已逼近临界点。

”格罗斯在一年之前就已经预测“美国国债的好日子已经到头”。

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在2009年12月底就已经突破了1万亿美元,总回报债券基金的运营规模也高达2370亿美元,其风向标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与此同时,沃伦·巴菲特开始转向短期债券投资,而瑞士再保险公司则增加了股票及公司债券的头寸。

格罗斯等风向标式人物的操作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目前,债券市场的一些大型私人投资者,如共同基金、保险机构及养老基金等,都已经准备迎接美国国债长达30年的牛市的结束。

人们认为,目前美国基准利率仍然维持在接近于零的历史低位,而美国政府及美联储又不断推出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这些都将使得通货膨胀风险加剧。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债券投资者已经采取了降低长期债券头寸、转向收益率更高的公司债、投资股票、大宗商品及非美国债券、持有现金等操作手法。

知名投资者吉姆·罗杰斯在近日接受采访时指出:“美国政府债券不再被视为避风港。

我无法说服投资者向美国政府提供长达30年期的贷款。

〔69〕 格罗斯指出,在一些主权国家以每年5000亿美元的规模继续购买美国国债的情况之下,债务必须从公共部门转移至私有部门才能给未来的国债市场带来支撑。

如要做到这一点,私有部门就必须在第二轮定量宽松政策结束之后,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来接过这个沉重的债务包袱。

格罗斯称无论是华盛顿还是华尔街都在等待着出现结果的这一天。

因为定量宽松的政策不仅影响着利率而且同样影响着股市以及所有的投资工具,定量宽松之后货币和金融市场是否可以维持稳定也十分的关键。

在格罗斯看来,私有部门还需要创造一些职位用来缓解失业率,并以此来重塑全球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以及维持美元汇率的稳定。

否则,随着美国经济通货膨胀的压力越来越大,那么“弱美元时代”出现就将是大概率事件,而定量宽松政策对于美国来说就是一个彻底的“滑铁卢”。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