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宏观 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 第243页
作者:孙运龙 时间:2020-08-23 11:58 浏览(608)
债务危机是一个驱之不散的梦魇,也是一个魔咒——它既与权力融合在一起,又与金融融合在一起。可怕之处正在这里!尽管很多人在忽略甚至无视这种危险状况的存在,却并不影响它在未来爆发出巨大的破坏性——它的力量正在决定和改变着未来的大趋势,并且,这种力量是其他力量难以抑制或阻止的。大家从欧元国债务危机中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吗?是的,次贷危机主要出在企业层面,而欧元国债务危机却出在政府层面!出在企业层面的危机,政府

债务危机是一个驱之不散的梦魇,也是一个魔咒——它既与权力融合在一起,又与金融融合在一起。

可怕之处正在这里!尽管很多人在忽略甚至无视这种危险状况的存在,却并不影响它在未来爆发出巨大的破坏性——它的力量正在决定和改变着未来的大趋势,并且,这种力量是其他力量难以抑制或阻止的。

大家从欧元国债务危机中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吗?是的,次贷危机主要出在企业层面,而欧元国债务危机却出在政府层面!出在企业层面的危机,政府可以去救,出在政府层面的危机,则直接捆住了权力的手脚,那么,谁来救?因此,债务危机具有终结性。

它将引发全球经济的集体转向——能够逃过这种危机的,只是极个别。

尤其对于非市场经济体而言,市场经济毕竟还有一定的自我修复能力。

债务魔咒虽然是各国自己造成的,破解它却不是单靠自身力量所能完成——当然,也没有这种动力,更大的动力则是通过让对自己有威胁的国家的债务危机爆发,转移危机焦点,为自己赢得更多避险资金,也赢得更多时间。

我在研究世界经济未来趋势的时候,一直试图找到一条最根本的主线。

后来通过多种模型的分析,我找到了这条线,那就是债务!包括石油、粮食、汇率、贸易等所有的战争形态,都可归结到这个总目之下。

如果弄清了债务主线在未来趋势中的作用,就等于借助了一双洞悉世界格局和发展趋势的慧眼。

因为债务危机,任何博弈的底线都在下移。

这就是债务危机的特点。

当人们还不太关注它,或者,还没有对它引起足够的重视时,它实际上已经在主导这个世界的发展趋势。

在所有的国家中,除了前期暴露充分,人们也密切关注的欧洲债务问题,美国、日本和中国三大经济体的债务问题,对全球经济趋势的影响最大。

一个神秘分水岭美国学者比伦特·格卡伊和达雷尔·惠特曼认为,过去15年来,投机性债务金字塔出现,全球账面资本从相对适度的70万亿美元膨胀到20世纪90年代末的700万亿之巨。

资本主义政府无力从债务中自拔。

〔1〕 美国债务的快速累积和中国债务的跃升,正在使大博弈的时间逐渐迫近。

这绝非此前的欧元与美元两大阵营的对垒,而是掺杂着诸如意识形态、社会制度、资源消耗与竞争等方面的因素。

也因此,决战结局不像欧元的结局那样简单和轻描淡写——相比而言。

我在前文中讲过,中国货币数倍于美元超发的速度所带来的通货膨胀压力,正在把自己逼向绝境:为未来人民币的快速贬值创造条件,为早已在悄悄布局的外资在未来廉价收购中国优质资产提供更多便利。

到那时,美国就可能通过沽空美国国债,引发全球美元向美国的回流,导致中国等新兴市场迅速从通胀陷入通缩、从流动性过剩转向流动性短缺,并因短期内大量失血而轰然倒地,美国趁机低价收购中国优质资产,化解不堪重负的债务。

实际上,美国这样做的便利条件早就铸就了。

众所周知的是,美国常常有目的地利用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来制造美元周期,最终实现为美国利益服务。

造成这样的局面与目前全球经济面临两个基本失衡有关:一是全球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严重脱节;二是制造业中心与货币金融中心的脱节。

目前,全球制造业中心已逐步从发达国家转向新兴市场国家,但货币金融中心仍在发达国家。

也就是说,美国占世界1/4的经济实力却要占全球2/3的货币权利,这一矛盾已成为当今世界第一矛盾。

这次货币滥发政策证实美国已没有更多选择,这是其唯一的出路,即继续通过透支国家信用以挽救经济衰退的命运。

美国的目的是明确的,继续通过货币金融战略转嫁金融危机的风险和损失。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