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 第156页
作者:梁丽娟 时间:2020-08-23 17:50 浏览(101)
〔21〕当初,正是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把梅德韦杰夫推上了总统宝座,梅德韦杰夫的这种表态,显然令很多人心冷,当然,这并不妨碍也有不少民众支持他。梅普变数梅德韦杰夫从奥巴马的胜选中,看到了改变的力量,他也想改变俄罗斯,而要做到这一点,他必须超越普京——这是在对他和普京进行多年关注后,我得出的结论。梅德韦杰夫在完成这一目标的时候,是工于心计的。比如,2010年11月初,梅德韦杰夫登上北方四岛中的国后岛视察

〔21〕 当初,正是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把梅德韦杰夫推上了总统宝座,梅德韦杰夫的这种表态,显然令很多人心冷,当然,这并不妨碍也有不少民众支持他。

梅普变数梅德韦杰夫从奥巴马的胜选中,看到了改变的力量,他也想改变俄罗斯,而要做到这一点,他必须超越普京——这是在对他和普京进行多年关注后,我得出的结论。

梅德韦杰夫在完成这一目标的时候,是工于心计的。

比如,2010年11月初,梅德韦杰夫登上北方四岛中的国后岛视察后,一再通过俄罗斯外长放话:梅德韦杰夫总统还有视察齿舞和色丹岛的打算——而这两个岛,正是2004年普京曾一度同意还给日本的。

国后岛在北方四岛中面积仅次于择捉岛,更利于视察,不然,梅德韦杰夫直接就去视察齿舞和色丹岛了!实际上,当梅德韦杰夫登上北方四岛(无论哪个岛)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彻底走出了自我。

2012年,梅德韦杰夫将有可能和普京对决,竞争总统宝座,而从2009年开始的梅普组合,正由于矛盾的日益明显和激化,而充满变数。

无论是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还是梅德韦杰夫领导下的俄罗斯,都将是前行的姿态。

俄罗斯改革的机制,已经让俄罗斯有权利选择最优秀的人领导俄罗斯。

而且,他们都是具有大智慧和超前眼光的人。

仅就目前的大棋局而言,俄罗斯仍然是内敛型的,它尚且无力真正走出去,在改变大棋局上有所作为。

退一步说,即使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用兵,俄罗斯也很难有像样的作为。

梅德韦杰夫和普京所做的,仍是蓄势待发,竭尽全力为国力的增强奠定基础,等俄罗斯真正走向强大,它才会真正地走出去。

尤其是,当梅德韦杰夫对俄罗斯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时,俄罗斯融入西方的步伐将大大加快。

美国的选择:俄罗斯或中国?可以想象的是,西方更希望梅德韦杰夫执掌俄罗斯大权,他们会全力以赴地帮助梅德韦杰夫。

布热津斯基早已说出了美国人的棋局:“一个民主的俄罗斯将更能接受美国和欧洲共有的价值观,并因此更可能在营造一个比较稳定与比较合作的欧亚大陆中成为一个小伙伴。

”“一个现代化的、富有的、民主的又与美国联系在一起的欧洲能给俄国带来的实惠,是任何其他选择都无法比拟的。

对欧美来说,一个民族的和民主的俄国正是它们地缘政治上所期望的实体,是动荡复杂的欧亚大陆稳定的一个源泉。

”“美国和欧洲必须(向俄罗斯)提供帮助。

他们不仅应让俄国与北约签订一个特殊的条约或宪章,而且也应着手与俄国一起探索建立一个远远超过松散的欧洲安全和合作组织的最终横跨大陆的安全和合作体系。

如果俄国国内民主体制得到巩固,并且以自由市场为基础的经济发展取得实质性进展,就不应排除俄国与北约和欧盟发展更紧密关系的可能性。

〔22〕 事实上,美国到现在都没有定下它的选择:在中俄之间选择谁?而美国的思路非常明确:谁的价值观更接近西方,就选择谁。

甚至,美国对中国比对它现在的盟友日本更充满期待。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