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 引领转型:如何在大变革时代实现企业成功转型 (拉姆·查兰管理经典) 第152页
作者:王欢欢 时间:2020-08-11 17:43 浏览(917)
机会与威胁并存,全球重心转移也不例外。如果只看到机会忽略威胁,很可能影响到公司未来的长治久安。北欧化工公司十分敏锐,一下子就看清了自己的窘境。只在欧洲发展,机会有限;而且所需原料现在也都基本源自新兴国家。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因为如果保持现状,只聚焦于欧洲市场,公司的未来可能非常暗淡,甚至根本没有未来。从石油化工行业形成之初到现在,西方成熟企业就牢牢把持着行业主导地位。石油化工就是以原油和天然气为原料

机会与威胁并存,全球重心转移也不例外。

如果只看到机会忽略威胁,很可能影响到公司未来的长治久安。

北欧化工公司十分敏锐,一下子就看清了自己的窘境。

只在欧洲发展,机会有限;而且所需原料现在也都基本源自新兴国家。

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因为如果保持现状,只聚焦于欧洲市场,公司的未来可能非常暗淡,甚至根本没有未来。

从石油化工行业形成之初到现在,西方成熟企业就牢牢把持着行业主导地位。

石油化工就是以原油和天然气为原料,制造基础化工原料。

这些化工原料经过再次加工后,就能制成油漆、塑料、化肥和合成纤维等多种产品。

20世纪90年代起,全球对基础化工原料的需求激增,因此竞争优势与规模大小直接挂钩。

这就意味着化工企业除了要有传统技术优势外,还得有资源优势,即大量、长期、稳定且价廉的原油或天然气供给,否则无法满足那些经济高速发展的新兴国家不断增长的需求。

高速增长使新兴市场成为全球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世界经济越来越全球化、一体化的今天,能否同时进入这些新兴市场也关乎企业在全球的行业地位。

欧洲的化工公司虽然技术实力强大,但由于欧洲油气资源分布很散,无法保证原料供给,也就更无法形成规模效应了。

正是这个原因,欧洲化工行业掀起了一轮兼并收购的小高潮。

北欧化工就是这样的例子。

芬兰耐思特石油公司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合并,形成了现在总部位于奥地利维也纳的北欧化工。

耐思特有聚烯烃生产技术,挪威石油有位于北海的乙烷资源,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料。

两家公司合并之后,还需要进一步扩大规模、提高效率,从而提高其全球竞争力。

于是决定继续并购,集中产能,巩固技术优势。

1998年,北欧化工收购了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旗下的聚羰二酰亚胺业务,一举奠定了北欧化工在聚烯烃领域欧洲第一、全球第四的行业地位。

北欧化工的管理层对此并不满足,他们清楚认识到优质可靠的油气资源供给,事关公司未来的生死存亡,必须要彻底解决。

欧洲肯定不行,只好转向中东及亚洲地区,寻找当地合作伙伴。

新的同行不断加入,尤其在中东。

当丰富优质的石油资源与各国主权基金结合在起来,实力强劲,使中东一下子变成了全球重要的行业中心。

中东各国政府都想让其油气资源产出更大的价值,为此他们采用了多种方法。

例如,1998年,北欧化工与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确定双方的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创办了三家合资企业,一家做乙烯裂化,其余两家生产聚乙烯。

后两家合资企业属于阿联酋博禄公司[1]

这两家合资企业只是博禄公司生产基地的一部分。

这样的合作实现了双赢:北欧化工获得了欧洲无法比拟的极度丰富优质的油气资源,同时阿布扎比方面也是受益良多,如引入先进技术、创造就业机会,以及让本地油气资源创造了更大的附加值。

以前当你飞过中东上空时,会看到很多火光,那就是原油开采过程中产生的气体副产品在燃烧。

现在景象不同了,这些气体资源不再会白白浪费了,经收集压缩后可用于生产聚丙烯和聚乙烯。

由于这些气体压缩后变成了固体,存储运输都比较方便。

这不仅解决了阿布扎比的环境问题,也降低了博禄及北欧化工的原料成本。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