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引领转型:如何在大变革时代实现企业成功转型 (拉姆·查兰管理经典) 第59页
作者:进攻地方 时间:2020-08-24 09:52 浏览(998)
全球金融体系的流动性激增带动了全球经济的繁荣发展,使得自然资源价格暴涨,并引发了其他国家的房地产泡沫。伴随着美元贬值,以美元计价的原油价格迅速上涨,并于2008年飙升至每桶近100美元,达到历史高点。2004~2006年,美联储开始上调利率,但收效甚微:美国人疯狂借贷的需求有增无减,虽然本国银根有所收紧,但全球其他国家的储蓄资金大量涌入,使美国市场泡沫愈演愈烈,个人债务规模不断推高。市场失灵过去几

全球金融体系的流动性激增带动了全球经济的繁荣发展,使得自然资源价格暴涨,并引发了其他国家的房地产泡沫。

伴随着美元贬值,以美元计价的原油价格迅速上涨,并于2008年飙升至每桶近100美元,达到历史高点。

2004~2006年,美联储开始上调利率,但收效甚微:美国人疯狂借贷的需求有增无减,虽然本国银根有所收紧,但全球其他国家的储蓄资金大量涌入,使美国市场泡沫愈演愈烈,个人债务规模不断推高。

市场失灵过去几十年,政府的有力监管保障了金融体系的稳定发展。

此次金融危机的另一罪魁祸首就是监管政策的放松,甚至是倒退。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美国国会废除了1933年制定的禁止商业银行及投资银行混业经营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

这种监管放松甚至倒退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金融行业对美国国会的持续游说;二是格林斯潘的大力支持。

这位自由市场的忠实信徒,把政府监管视为良性金融创新的人为障碍。

一项美国证监会的监管松动也从中推波助澜。

长期以来,证监会要求诸如高盛、摩根斯坦利、美林、雷曼兄弟及贝尔斯登等华尔街主要金融机构的债务净资本比不得超过12:1的上限。

但过去几年,证监会事实上默许其突破上限,这项监管规定形同虚设。

此项政策调整纵容了华尔街的贪婪,杠杆与净资本比一度达到40:1,这意味着金融机构能凭借小额短期银行资金及货币市场资金,通过40倍债务杠杆的放大作用,实现业务规模的急剧扩张。

当然,这样的业务扩张内在风险极高,上述五家金融巨头中的三家已不复存在,绝非偶然。

可用资金大幅上涨,要求新的投资机会实现保值增值,因此这些金融机构购买了大量担保债务凭证(CDO),即那些高风险的房屋抵押贷款债权的衍生金融产品,并打包推销给那些追逐高额回报、但对风险毫不知情的投资人。

最终这些风险的受害者不仅是其始作俑者,还包括很多远在世界各地的形形色色的投资人。

这些金融机构直接与公司股价挂钩的高管激励机制也在推波助澜,使公司上下不顾风险,强力推动房产拥有者增加借贷,甚至不惜以次充好,诱使那些根本无力偿还房贷的人购置房产,办理房产抵押贷款。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