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押贷款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211页
作者:周志若 时间:2020-08-24 19:36 浏览(766)
重点在于投资者基本上并没有从做市商处购买现存的证券。他们购买的证券通常是为了让其他人完成某种特殊目的而制造的证券。很多时候,这些“其他人”就是做市商本身。高盛的图尔在2006年6月的一封邮件中写道,“‘算盘’让我们大量地制造了用杠杆操纵的卖空交易。”(卖空交易受到杠杆操纵,因此高盛不需要为此留出资金。)并且,有些时候高盛根本就不再是一个做市商而是当事人。想想戴维·雷曼和乔希·伯恩鲍姆之间的对话:“

重点在于投资者基本上并没有从做市商处购买现存的证券。

他们购买的证券通常是为了让其他人完成某种特殊目的而制造的证券。

很多时候,这些“其他人”就是做市商本身。

高盛的图尔在2006年6月的一封邮件中写道,“‘算盘’让我们大量地制造了用杠杆操纵的卖空交易。

”(卖空交易受到杠杆操纵,因此高盛不需要为此留出资金。

)并且,有些时候高盛根本就不再是一个做市商而是当事人。

想想戴维·雷曼和乔希·伯恩鲍姆之间的对话:“我们需要决定是应该在这些交易中拿出几十亿美元留在我们的账目上,还是要去找客户。

”雷曼写道。

伯恩鲍姆回答说,“对于baa3(最低投资级别),我得说必须留给自己。

对于baa2(倒数第二等级),我将分一部分给客户,但最多是保持客户关系的程度。

”从内部邮件中明显可以看出,到2006年,高盛的一些交易员将他们持有的次贷看成垃圾。

某交易员这样描述一只高盛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它糟透了……我不想让它出现在账目上。

”斯文森后来在一份自我评估中写道,“在2006年的初夏,很明显,次贷的市场基础和严重受到杠杆操纵的债务抵押债券的市场基础将会出现不好的结果。


2006年,斯帕克斯成为抵押贷款交易室主管。

斯帕克斯从得克萨斯a&m大学毕业后,于1989年成为高盛的分析师。

在进公司之后的前几年,他主要帮助资产清理信托公司处理储蓄贷款业危机留下的资产。

他于2002年成为公司的合伙人。

斯帕克斯是典型的交易员:他不允许希望、恐惧、同情潜入等式中。

市场说是什么价格,那就是什么价格。

如果你愿意按该价格购买证券,那么不管交易完成后发生了什么,你都得承担责任。

他不认为高盛应该去保护客户不受他们自身错误影响。

不管公司制造特殊的合成债务抵押债券的目的是什么——做市商,当事人,等等——这个问题毫无关系。

为了保护高盛的利益,这种态度将被证明相当有效。

想想2006年11月的一个被称为“哈得孙夹层”(hudson mezzanine)的交易,这是一只参考bbb级证券的合成债务抵押债券。

这是个经典的用投资者不易察觉的方式来为高盛的利益服务的案例。

高盛高管告诉参议院常设调查委员会,公司想要将bbb级资产从账目上移除,于是设计出这只债务抵押债券。

因为在为想要成为卖空方的对冲基金客户匹配交易的同时,高盛“摆脱不了”买空方的地位,这个债务抵押债券交易中高盛是一个abx指数中的买空方。

高盛没有找到交易对方替自己出任买空方,于是它利用“哈得孙夹层”来对冲买空的风险。

高盛仔细挑选了“哈得孙夹层”将要参考的证券,包括价值12亿美元的abx指数合同,它将用来对冲掉高盛想要摆脱的abx买空风险,以及另一个价值8亿美元的单名信用违约掉期,也就是参考了在2005年和2006年发放的特殊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信用违约掉期。

“哈得孙夹层”的说明书并没有清楚地解释这些信息。

事实上,说明书只提到债务抵押债券的内容是“来自华尔街的资产”。

这听起来好像高盛是随机地挑选这些证券,而不是特意在为公司账目制造对冲。

项目说明书的第4页写道,“通过向该股本的某部分进行投资,高盛能从‘哈得孙夹层’项目中获得奖励。

”项目说明书中只有第13页有标准披露高盛将提供初始卖空方位置。

但是,据参议院常设调查委员会的调查,高盛投资公司并没有像真正的做市商那样将卖空方位置卖给客户。

“高盛是20亿美元资产的唯一保护购买者。

”一封高盛的内部邮件这样写道。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