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 众魔在人间华尔街的风云传奇 第99页
作者:zhangyuner130 时间:2020-08-24 09:21 浏览(144)
利奇继续问道:“我想继续向您提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拥有金融市场参与的经验吗?霍克说:“我相信他有。”十多年之后,你依然可以听见他们这次会话中发出的轻笑声。“概念函件”就这样没有任何进展了。在格林斯潘等人的劝说下,国会在农业法案中增加了一个条款来阻止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六个月内进行任何干涉衍生品的行为,正好六个月后波恩的主席职位就到期了。三个月后,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运营失常。长期资本管理

利奇继续问道:“我想继续向您提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拥有金融市场参与的经验吗?霍克说:“我相信他有。

”十多年之后,你依然可以听见他们这次会话中发出的轻笑声。

“概念函件”就这样没有任何进展了。

在格林斯潘等人的劝说下,国会在农业法案中增加了一个条款来阻止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六个月内进行任何干涉衍生品的行为,正好六个月后波恩的主席职位就到期了。

三个月后,长期资本管理公司运营失常。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倒闭给华尔街带来的恐惧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俄罗斯的危机在同一时间段爆发,实际上俄罗斯危机引发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里的问题。

市场动荡不安。

8月下旬,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一天内下降了512点,这次下降的点数在历史上排名第四。

在9月上旬的某一天,道指回升了近400点。

很明显,大家非常害怕横扫亚洲和俄罗斯的金融危机会危及美国。

金融危机没有危及美国经济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纽约储备银行将华尔街上所有的大型公司都召集起来,要求它们想出一个救助方案。

最后,14家公司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注入资金接管了该公司。

(只有贝尔斯登拒绝参与。

)也就是说,这次阻止危机的其实是政府行为,而非市场规律。

华府和华尔街一样恐惧。

衍生品潜在的巨大摧毁力已经慢慢显示出来。

就这一点来看,所有的现代金融工具都显示出了缺陷,包括过高的杠杆率、风险概率分析模型、被隐藏的交易对方风险等等。

当华尔街最终看到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账目时,它震惊了:该公司的总交易对方敞口额为1290亿美元。

在这次账目被披露之前,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贷款者知道的数额和这相比犹如大海中的一滴水。

1998年10月1日的一次听证会上,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共和党人着急地询问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危机是否预示着另一场储蓄贷款业危机。

如果鲁宾想要运用自己的地位和权力来解决他长期担忧的衍生品问题,这是一个绝好的时机。

那些态度强硬的政府监管反对者也许都会跟随他的领导。

但是,鲁宾没有这样做。

在10月的听证会上,主席利奇向波恩说道,“我们需要向你道歉。

”最后一次,波恩请求国会尽力解决“场外交易衍生工具可能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未知风险”。

尽管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事件已经发生,政府里仍然只有她愿意说明监管衍生品交易的必要性。

六个月后,总统工作小组就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发布了一份报告。

该报告重点强调了公司过高的杠杆率,而非衍生品账目,而且该报告仅仅提出了一条监管建议,即未注册的衍生品交易者需要定期上报公司的金融风险组合。

在报告的一条脚注中,格林斯潘表示自己并不赞同这条建议。

尽管波恩也在这份报告上签了字,但是她并不开心,因为她觉得这份报告只会加强政府对衍生品的自由放任度。

当白宫找到她,问她愿不愿意继续第二任期时,她拒绝了。

1999年6月,波恩回到了阿诺德—波特重操旧业直到2003年退休。

波恩离开政府后数周,鲁宾也离开了。

在1998年4月的会议之后,鲁宾再也没有和波恩说过话。

在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垮台后,她立即联系了财政部高级官员加里·金斯勒,请他帮忙向鲁宾转达信息。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之后金斯勒成为了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主席。

“看来我们现在在同一条战线上了。

”她告诉金斯勒,并希望他帮忙告诉鲁宾,说她很想在衍生品的问题上与他合作。

鲁宾没有给予答复。

这之后不久,波恩参加了财政部的一个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她想祝贺鲁宾在抑制危机上作出的努力,鲁宾却擦身而过,一句话也没有说。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