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 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 第47页
作者:朱佩琮 时间:2020-08-22 17:50 浏览(761)
从吸纳到蒸发:香消玉殒在货币持续超发后,常年累积的能量终于如岩浆般迸裂。2007年,物价飞涨,犹如火一样燃烧。中国缺少像美联储那样明确的注销货币的机制,这使得通过股市蒸发货币、消灭购买力成为选择。随后,中国股市惨烈大跌,使财富迅速缩水,持续飞涨的房价立即掉头向下。国内开始出现通缩苗头。到了2008年10月16日,沪市总市值仅剩10.5万亿元,流通市值为3.1万亿元。一年以来,两市的总市值已经蒸发超

从吸纳到蒸发:香消玉殒在货币持续超发后,常年累积的能量终于如岩浆般迸裂。

2007年,物价飞涨,犹如火一样燃烧。

中国缺少像美联储那样明确的注销货币的机制,这使得通过股市蒸发货币、消灭购买力成为选择。

随后,中国股市惨烈大跌,使财富迅速缩水,持续飞涨的房价立即掉头向下。

国内开始出现通缩苗头。

到了2008年10月16日,沪市总市值仅剩10.5万亿元,流通市值为3.1万亿元。

一年以来,两市的总市值已经蒸发超过20万亿元,相当于2007年75%的gdp被蒸发掉!〔41〕 如果理解了2007年通胀最严重时,政府对控制物价的严厉态度,就不难理解中国股市的这种看似怪异其实非常明了和直观的走势。

股市下跌将部分购买力蒸发,成为从源头上抑制通胀的捷径——这正是我从2007年9月开始呼吁a股空仓的判断依据之一。

但a股更重要的作用是融资,从股市成立之初到现在,这个功能始终都很重要。

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就无法准确判断中国股市的大趋势。

实际上,每每想到这一点时,我都忍不住痛心。

2008年,在股市大跌时,我也曾呼吁政府救市。

我的想法是:在全球哀鸿遍野的时候,在很多优秀企业濒临破产的时候,中国如果能够保持住资本市场的稳定,更有利于走出去,对外展开收购,这种机会转瞬即逝。

而实际情况却是,中国股市比任何一个国家的股市跌得都惨,首先实现了自残,以至于使自己也陷入危机之中,再无力走出去。

实际上,中国买那么多美国国债,还不如多买些企业的股权——这也是我前面曾提到的——通过这种途径介入甚至控制外国的一些优质企业和资产。

比如花旗银行,2006年,它的股票曾达到每股55.70美元,市值达到2772亿美元,而在2008年跌到3美元,2009年的3月6日,更是在盘中跌至0.97美元,与最高时期相比,跌幅高达98%,总市值只剩55亿美元,与中国的上市银行相比,它仅仅高于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这两家城市商业银行,低于当时我国a股所有其他上市银行。

不仅金融业,美国优秀的制造业同样跌得惨不忍睹。

比如,美国通用汽车股价在一年时间下跌90%,到2008年年底跌到3美元。

对于中国而言,诸如此类的机会实在太多,而都被错过了。

中国的行事方式,缺少大棋局观。

扩大吸纳的海绵我们已经知道,融资一直是股市的最大功能。

既然如此,那么,股市对资金的吸纳能力毫无疑问也会加大。

2007年,a股市场首次公开募股(ipo)创历史纪录,沪深两市ipo募集资金约4771亿元,加上再融资3657亿元,2007年a股融资总额突破8000亿元,超过2002~2006年5年间的融资总和,也超过了美国的融资总和,中国ipo金额全球第一。

而名列第三、第四的巴西、俄罗斯股市,新股发行规模只有200多亿美元。

2008年上半年,在股市一路下跌、投资者损失惨重的情况下,a股依然融资2437.22亿元,与2007年上半年同比上升25.31%。

2009年,a股市场股权融资规模达5125.26亿元,融资规模居全球第一位。

2010年,政府投资发展到关键时候,当年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积极扩大直接融资。

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扩大股权和债券融资规模,更好地满足多样化投融资需求”。

截至2010年年底,531家公司在a股市场融资10275.2亿元(包括a股ipo、再融资和债券市场),成为a股有史以来最大的融资年份。

其中首发347家融资4883亿元,超过全球ipo融资总额的一半,再创全球第一。

2010年的首发市盈率高达58.33倍,部分新股甚至定出了市盈率超过百倍的“天价”。

许多公司已透支未来多年的发展。

最为典型的便是海普瑞,询价机构与保荐机构互相捧场,询价机构的最高报价竟然达到250元,公司发行价最后定在148元,超募资金50多亿元。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