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谈社 哈佛商学院管理全书(套装共10册) 第1586页
作者:邱新华 时间:2020-08-24 18:23 浏览(578)
我们都有这种体会,就是当我们刚刚能吃力地独立阅读时,我们往往更爱看短小诱人的故事,不愿看大段说理的议论。所以,野间诚次的《讲谈俱乐部》一下子抓住了千万日本读者的心,其发行量每一期都几乎是上一期的一倍,迅速超过了《雄辩》杂志。后来,野间诚次把“讲谈俱乐部”改名为“讲谈社”,并将自己的出版公司也注册为讲谈社。野间诚次终于从贫困中走了出来,他成为日本最成功的出版商之一。从1914~1923年之间,讲谈社

我们都有这种体会,就是当我们刚刚能吃力地独立阅读时,我们往往更爱看短小诱人的故事,不愿看大段说理的议论。

所以,野间诚次的《讲谈俱乐部》一下子抓住了千万日本读者的心,其发行量每一期都几乎是上一期的一倍,迅速超过了《雄辩》杂志。

后来,野间诚次把“讲谈俱乐部”改名为“讲谈社”,并将自己的出版公司也注册为讲谈社。

野间诚次终于从贫困中走了出来,他成为日本最成功的出版商之一。

从1914~1923年之间,讲谈社先后创刊了5种畅销杂志,在日本杂志界独占鳌头。

野间诚次被读者称为“杂志之王”、被竞争对手称作“杂志界的墨索里尼”。

吃惯了苦的野间诚次似乎认为人人都应该吃些苦,他手下的员工每天都要工作10个小时以上,每个月只有两天假日。

他不欣赏西方那一套劳工政策,认为它不适合于惯于吃苦耐劳的日本人。

但他却非常赏识西方人的创刊思路,他在1920年出版的《妇人》杂志,就是直接照搬美国的《淑女家居月刊》而来的。

1925年,尚不到50岁的野间诚次已感到自己身体大不如前了,他要在生命的最后一个阶段里,创造新的辉煌。

这一年,野间诚次创刊了第8本,也是最成功的一本杂志《国王》。

这本以教育性为主的杂志,一举突破了月发行量150万册的大关,成为日本现代历史上最著名的杂志。

野间诚次一生中创办的最后一本杂志,是儿童杂志。

童年的艰辛岁月和后来多年的教书生涯,使他对儿童格外倾心。

除了在杂志界做最后一搏外,野间诚次还开始试探性向竞争更激烈的图书出版市场进军。

讲谈社出版的图书虽然数量不多,但无一不是精品,销路奇好。

若不是1938年野间诚次逝世和日本全面侵华,讲谈社很可能已在图书出版界赢得不亚于其杂志部门的成就了。

从1938年开始,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全面控制了国内政治经济命脉,日本出版社全面进入萧条时代。

野间诚次死后,他的独生子野间桥贞掌管了讲谈社。

但天有不测风云,他刚上任就因一场暴病不治而亡。

这份庞大的产业只好由野间诚次的遗孀野间佐重独力支撑了。

当时的日本,妇女连选举权都没有,她们只能呆在家中侍夫育子,根本不准在社会上抛头露面。

野间佐重一下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位随着丈夫从冲绳岛栉风沐雨闯荡过来的女性,虽然已经年近花甲,相继承受了丧夫逝子的沉重打击,但她并没有垮下来,她下决心要保住丈夫的毕生心血。

野间佐重把己经改嫁的儿媳破例收养为义女,并让义女婿松城省一改姓野间,出任讲谈社的总经理,令全日本目瞪口呆。

野间省一上任之时是1941年,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正在太平洋战场上蠢蠢欲动。

为配合宣扬战争的需要,日本当局对出版界采取了严格的审查制度,决不允许任何与政府唱反调的言论出台。

野间省一为迎合军国主义当权者的口味,在讲谈社的出版物上为战争大唱赞歌,为侵略者涂脂抹粉。

结果,政府在对出版企业实施纸张供应配给时,对讲谈社大为照顾,使它的出版工作几乎没有受什么影响。

而它的两个最具威胁的竞争对手,却因言语不慎而惨遭停刊的厄运。

但是到1945年春,讲谈社也被迫停止正常的出版工作,因为日本国内几乎找不到可供大批量出版用的纸源了。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