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价值 公司估值问题来自实践的挑战 第59页
作者:T-34 时间:2020-08-22 19:16 浏览(230)
因此,与其说资产定价理论是金融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倒不如说是对证券市场进行金融问题研究的数字游戏,有效市场假说、理性经济人和无法检验的理论前提成为该理论在实践层面无法回避的短板。然而,这种本身缺乏理论基础的理论,却成为咨询性公司估值理论和证券价值分析的基础,也是被资本市场价值投资者诟病的根源。事实上,伴随着价值投资理念的深入,以格雷厄姆和多德倡导的“以显著的安全性标准寻找价值与价格差异”的证券分析

因此,与其说资产定价理论是金融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倒不如说是对证券市场进行金融问题研究的数字游戏,有效市场假说、理性经济人和无法检验的理论前提成为该理论在实践层面无法回避的短板。

然而,这种本身缺乏理论基础的理论,却成为咨询性公司估值理论和证券价值分析的基础,也是被资本市场价值投资者诟病的根源。

事实上,伴随着价值投资理念的深入,以格雷厄姆和多德倡导的“以显著的安全性标准寻找价值与价格差异”的证券分析方法开始大行其道,众多的资本市场价值投资者用他们的投资记录挑战着市场有效性假说,巴菲特及其领导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无疑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凭借其骄人的业绩,成为践行价值投资理念的一面旗帜。

二、期权定价理论:选择权价值的衡量经济金融化是现代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主流趋势,资产定价和公司估值成为金融活动的一个重要环节和组成部分。

以获取未来收益为目标的投资和资产交易活动越来越频繁,“投资股票就是投资未来”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而未来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

在折现估值法中,不确定性意味着风险,不确定性越大,风险也就越大,相应的未来现金流的折现率就越大,公司或资产价值就越低,这样使得许多管理者直觉感觉可行的项目一经估值就变得不可行。

折现估值法暗含这样的假设:项目马上就做,要么就永远不做,因为决策必须立即决定,而且项目一旦执行,就要一直执行下去。

该假设和现实经济中的实际投资决策存在严重的背离,因为折现估值法忽略了以下因素:管理者有延期投资的权利,今年的决策项目可以等到明年或后年再投资,而且,在项目执行过程中,公司有扩张、压缩或终止项目的权利。

如前文所述,结合了公司基本属性的公司价值,反映了公司在一定风险水平下产生收益的能力,即公司价值是其盈利能力、时间与风险水平的函数。

越来越多的文献指出,不确定性的广泛存在使基于未来现金流预测的折现现金流方法面临严峻的挑战,包括对公司战略的灵活性和管理适用性的定价问题。

我们知道,公司的价值是由未来的获利能力决定的。

从发展和动态的眼光来看,公司未来的获利能力包括两个部分:公司现有基础上的获利能力和潜在的获利机会,因此,公司的价值等于公司现有资产的预期获利能力的价值和潜在获利的机会价值之和。

机会价值又称选择权价值,如何准确有效地评估公司的不确定性价值,成为当前公司估值方法研究的热点和难点,受到越来越多的学者和专家的关注。

在期权定价模型出现之前,人们基本上都是按照折现现金流法对公司价值进行估计,还无法为公司战略的灵活性、管理的适用性进行定价,尽管这对于公司价值的贡献是那样的显而易见,特别是公司现金流表现异常的时期和阶段,如初创期的新技术公司、处于转型期的公司或者高度负债处于困境中的公司,公司价值显然存在而折现现金流方法却无能为力。

这种现象提醒我们,在公司价值的构成分析上我们是不是漏掉了什么?1973年,布莱克、斯科尔斯和莫顿根据套利定价原理建立了期权定价模型,这不仅仅是金融衍生工具的定价模型,更重要的是带来了公司估值思想上的革新,为公司估值方法的完善和演进指明了方向,进而导致了20世纪80年代末实物期权(real option)理论的建立。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