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世界上到处都是有才华的穷人:从穷人到富人的13个关键点 第163页
作者:梦 时间:2020-08-24 15:20 浏览(92)
传奇迷失1957年,卡什第一次吸毒——吃了一种叫“苏醒剂”的安非他明片。他很快就上瘾了。“它给我活力,让我更机灵,赶走我的羞怯,提高我的时间掌控力,它就像电流接通灯泡——激活了我。”卡什回忆道。接下来的10年中,卡什沉浸于药片中。“我每次吸毒,都想获得第一次吸时那种美妙自然的全身心欢悦。但每次都不管用,许许多多的毒丸,慢慢地把我拽离亲人、上帝和我自己,可它们当中一个都不管用。再没有像第一次那么愉悦

传奇迷失1957年,卡什第一次吸毒——吃了一种叫“苏醒剂”的安非他明片。

他很快就上瘾了。

“它给我活力,让我更机灵,赶走我的羞怯,提高我的时间掌控力,它就像电流接通灯泡——激活了我。

”卡什回忆道。

接下来的10年中,卡什沉浸于药片中。

“我每次吸毒,都想获得第一次吸时那种美妙自然的全身心欢悦。

但每次都不管用,许许多多的毒丸,慢慢地把我拽离亲人、上帝和我自己,可它们当中一个都不管用。

再没有像第一次那么愉悦,不管我吸得多么猛。

”卡什费尽力气想把那种感觉找回来。

这对他的损害就像电影《一往无前》描述的那样,甚至更大。

一度,卡什觉得自己再也受不了了。

在他的自传里,卡什说:


我一直这样下去。

我大把大把地吃安非他明,这一点儿没夸张,也大把大把地吃巴比妥类药——不是为了催眠,而是为了止住服用安非他明产生的摇晃。

我取消了演出和录音约定,当我真能出场时,我又唱不了了,因为嗓子被大量的药丸烧干了。

我身高6英尺1英寸半,体重却下降到155磅。

我频繁地进出监狱、医院,出车祸。

我是一具行尸走肉,这就是我的深切感觉。

我在生命之桶的湿暗底部挣扎。


一切无望后,卡什去了田纳西州的尼卡杰克洞——他以前看过的一群深深的岩洞,曾吞噬过那些迷途、找不到出口的洞窟勘探者和探险家。

卡什想有他们那样一个归宿。

他停下吉普车,进了洞穴,爬了几个小时——直到手电筒熄灭了最后一丝光。

然后,他就躺在洞穴里等死。

卡什说,在黑暗中,他见到了上帝,他明白了生命不能够自己想扔就扔。

带着新生的希望,他在黑暗里往外爬。

奇迹般地,他竟然找到了出口。

当他出现在闪烁的阳光下时,他愣住了,也迷惑不解:母亲和琼·卡特竟在那里等着他!母亲告诉他:“我觉得哪儿不对劲,于是我就来找你。

”她是从加利福尼亚赶过来的。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