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 张维迎寓言经济学 第122页
作者:czy454 时间:2020-08-24 18:27 浏览(885)
经济学上有一个平均利润规律:资本是根据利润流动的,利润高的行业,会吸引更多资本流入,利润低的行业,资本则会流出。通过这种流入、流出,使得资本在每个行业所得的利润相等。平均利润其实也就是资本的利息。人们常常看到一些企业非常风光,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等,就以为互联网是一个高利润行业,其实不然。在互联网行业,有很多创业者没有利润或者亏得很惨。综合行业风险来看,互联网行业的利润跟其他行业一样。股市自然也不是

经济学上有一个平均利润规律:资本是根据利润流动的,利润高的行业,会吸引更多资本流入,利润低的行业,资本则会流出。

通过这种流入、流出,使得资本在每个行业所得的利润相等。

平均利润其实也就是资本的利息。

人们常常看到一些企业非常风光,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等,就以为互联网是一个高利润行业,其实不然。

在互联网行业,有很多创业者没有利润或者亏得很惨。

综合行业风险来看,互联网行业的利润跟其他行业一样。

股市自然也不是平均利润规律的例外。

有句话说,10个人炒股,7个人亏,2个人不亏不赚,只有1个人是赚的。

这句话是基于直觉的一种夸张说法。

实际上,股民必须获得不低于平均利润的回报,才会留在股市。

一些人可以先看到牌,等于他们可以比其他人减少风险,赚取超额利润。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股民也获得了平均利润,那么操纵市场的人的超额利润从哪里来呢?这是因为,当股民的利润低于平均利润时,政府会补偿股民,以留住股民。

政府当然不是直接把钱发给股民。

政府补偿股民,有两种办法。

其一是张维迎所说的,政府维持股市的垄断租金。

张维迎说:“只要政府继续对股票市场实行垄断,股市就充满了可供人们寻找的租金。

这里所讲的国家垄断,包括对上市资格的垄断和对其他资源的垄断两个方面。

有了对上市资格的垄断,任何一个企业,即使它的躯体死了,但它名下还挂着一个上市的资格,这个资格还很值钱。

大量的没有上市的企业愿意付出代价获得这个壳,因为买壳比申请自己上市更可行,成本更低。

同时,政府还控制着很多其他资源,股市上出现问题后,政府可以把其他地方的资源调动过来。

琼民源垮了,有中关村科技;中关村科技垮了,还有别的什么科技注进去,政府可以不断地利用垄断的权力去置换它。

而这两个垄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对投资者形成一个预期:买股不会亏。

更何况,它们还可以结合起来使用。

所以,我们的股市更类似一个寻租场。

政府不断地把属于全社会的资源往股市里送,形成财富不断地在股民与非股民之间的再分配,而这个再分配比股民内部的再分配要厉害得多。

理解了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吴敬琏教授吃力不讨好了。

”简单来说,政府一是限制上市公司数量,以保证“壳”资源的租金价值;二是对已经上市的公司,在其经营不善时,往“壳”里注入新的资源,以保证股民“不亏”。

这些在本书其他章节会有分析。

中国股市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政府有时候特别注重股民的意见。

比如,非流通股分置改革,政府就非常小心;又比如,哪怕企业融资、经济发展受到影响,政府也要暂停ipo,以照顾股民情绪。

政府做这些,就是为了维持垄断租金的事。

政府还有一个办法为股民“报销赌资”,那就是经常性地以货币救市。

一旦经济形势不好,资产价格下滑,企业高叫“钱荒”,央行就常常降息、降准,放开货币的闸门,抬高资产价格。

股市资产的名义价格也会上升,使股民获得名义收益。

股民是被人利用来牟利的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