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 张维迎寓言经济学 第45页
作者: 时间:2020-08-23 10:33 浏览(721)
一是意识形态和政治环境。在1980年代,社会主义等于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是一个不容置疑的政治命题。谁敢反对计划经济和公有制,就等于反对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凡是想主张市场经济和私有产权的人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当然,因为上层政治博弈的风向变化,言论尺度有时也会松动。但总体而言,像张维迎那样直接否定国家所有制的言论,是大部分人不敢想也不敢说的。二是经济现实状况。在1980年代,非公有制经济的力量非常薄弱。

一是意识形态和政治环境。

在1980年代,社会主义等于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是一个不容置疑的政治命题。

谁敢反对计划经济和公有制,就等于反对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

凡是想主张市场经济和私有产权的人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当然,因为上层政治博弈的风向变化,言论尺度有时也会松动。

但总体而言,像张维迎那样直接否定国家所有制的言论,是大部分人不敢想也不敢说的。

二是经济现实状况。

在1980年代,非公有制经济的力量非常薄弱。

除了零散的个体户与半合法化的小私营企业,主要是乡镇集体企业在艰难地生长。

直到1988年,私营企业才获得合法地位,乡镇企业工业产值才占到全部工业产值的四分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国有企业虽然有各种问题,但还没有因为市场竞争而面临生死存亡的困境。

所以,理论界对企业改革的讨论大多是在国有制框架下兜圈子。

当时,关于企业改革最流行的观点是政企分开,给企业充分的自主权,提高劳动者积极性。

在实行承包制以后,经营者有了一些积极性,但随之而来的是企业行为短期化。

企业领导人只考虑一两年的事,而不考虑企业的长期发展。

针对这个问题,张维迎提出了国有企业的经理“常常为了吃到树梢上的一个苹果把整个树枝砍下来”的比喻。

也是针对这些问题,有人提出用“国家股份制”来隔断政府对企业的干预,以保证经营者的自主权;有人建议用“资产经营责任制”来避免企业行为短期化;还有人提出通过职工自治来约束经营者的行为;等等。

但在张维迎看来,这些建议都在回避核心的所有制问题,是肤浅和无用的,所以,他在1986年的论文“企业家与所有制”中对这些观点作了辩驳[20] ,提出国有体制下企业经营的五个“不可能”,论证“国家所有制下的企业家不可能定理”。

当然,因为不能公开发表,这些论述没有产生社会影响,但对张维迎来说,已经奠定他进一步研究企业改革的基本方向。

所有制改革的理论发展和政治、经济状况1990年,张维迎带着对中国问题的思考去牛津大学读书,出于对企业家和所有制关系的深度关注,他把学习目标集中在求解“资本雇佣劳动”问题,并在1994年完成了博士论文。

其中文译本《企业的企业家——契约理论》于1995年在中国出版,引起经济学界高度重视。

在这篇论文中[21] 张维迎论证了一个看似平淡的命题:“资本雇佣劳动”是一种保证具备企业家素质的人脱颖而出的机制。

它背后的含义是:如果社会中不存在个人财产所有制,就失去了判别企业家才能的标准。

也就是说在公有制经济下不可能选拔出最优的企业经营者。

基于这样的理论思想,1995至1998年间,张维迎发表了一系列关于中国企业改革的论文和论述。

他的核心观点是:国有企业在选择经营者和对经营者的长期激励机制上存在致命缺陷。

国有企业的领导由政府官员任命,政府官员有权选择经营者却不需为此承担责任,所以没有动力去发现和任命有经营才能的人担任企业领导。

即使偶尔碰上有经营才能的人,也不能依靠业绩就能保证自己在企业领导的位置上长期干下去。

因此,国有企业的治理结构存在先天不足,其唯一出路是把选择经营者的权力从政府官员手中转移到真正的资产所有者手中,即实施民营化改革。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