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张维迎寓言经济学 第53页
作者:阮守军33 时间:2020-08-24 10:07 浏览(296)
在郎咸平的高调批判中,海尔仅仅发表了一个简短的声明,称自己不是国有企业,没有任何违规、违法行为,不予评价。TCL也如出一辙地“不予评价”。令人意外的是格林柯尔总裁顾雏军奋起反击,在郎咸平演讲后的第4天发出措辞严厉的律师函,声称其演讲造成了诽谤,要求郎咸平发表更正与道歉。郎咸平毫不示弱,通过媒体公布了顾雏军的律师函,声明“决不会更改或道歉”,并控诉“强权不能践踏学术”。而后,顾雏军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

在郎咸平的高调批判中,海尔仅仅发表了一个简短的声明,称自己不是国有企业,没有任何违规、违法行为,不予评价。

tcl也如出一辙地“不予评价”。

令人意外的是格林柯尔总裁顾雏军奋起反击,在郎咸平演讲后的第4天发出措辞严厉的律师函,声称其演讲造成了诽谤,要求郎咸平发表更正与道歉。

郎咸平毫不示弱,通过媒体公布了顾雏军的律师函,声明“决不会更改或道歉”,并控诉“强权不能践踏学术”。

而后,顾雏军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起诉状,以涉嫌诽谤罪起诉郎咸平。

顾雏军为了证明清白,还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经济研究所一同举办“科龙20年发展与中国企业改革路径”研讨会,该研究所罕见地为科龙出具了一份验明正身、全面肯定改革经验的报告书。

接着,这份报告书的摘要以广告形式刊登在各大财经媒体上。

但从事后的效果看,这些做法起到了负面作用,顾雏军似乎越描越黑,在公众印象中成了侵吞国有资产的符号化人物。

在新浪网进行的网民调查中,超过90%的网民认为“顾雏军肯定有问题”。

就在研讨会召开的同时,国家审计署悄然进驻科龙电器展开调查。

2004年11月,深交所与香港联交所一起进驻科龙总部,对其财务问题进行集中核查。

2005年1月,香港联交所以关联交易为名对顾雏军进行公开谴责。

2005年7月,顾雏军被佛山市公安人员拘捕;2008年,顾雏军因虚假注册、挪用资金等罪名被判刑12年。

喧嚣一时的“郎顾之争”以郎咸平大获全胜而告终。

从“国退民进”到“国进民退”以上这些争论和社会动态,对国有企业改革政策产生了微妙而重要的影响。

2004年9月,国资委新闻处官员在回应郎咸平引发的论战时表示,“我们一直都在密切关注事件的最新进展。

”当时国资委颁布《关于企业国有产权转让有关问题的通知》,对前一年出台的《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和《企业国有产权转让暂行办法》作细化和补充。

此后,作为国企改革的当事机构,国资委严查国企改制的姿态越来越明显。

10月29日,国资委通过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回应“郎顾之争”,提出停止经营层持股。

12月,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在出席2004年度中央企业负责人年终总结大会时说:“要明确大型企业不准搞管理层收购,中小企业的管理层收购也要区别情况,要规范。

”2005年4月,国务院国资委和财政部正式公布《企业国有产权向管理层转让暂行规定》,明确规定,大型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国有产权不向管理层转让;中小型国有企业产权向管理层转让必须满足一系列严格的标准和条件;并要求企业国有产权向管理层转让进入特定的产权交易机构公开进行。

2006年,国资委出台文件,要求地方国企改革的方向服从中央整体战略,不许刮“变卖风”,不许“赶进度”,不许让当地国企“从一切竞争性领域全部退出”。

并要求:地方在决定当地国有资产要在哪些领域退、哪些领域进时,必须上报国务院国资委备案。

这标志着地方政府对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进入了一个观望、停滞的时期。

与此同时,按照“抓大放小”的思路,国有企业在上游产业的垄断格局得到进一步加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