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经济 张维迎寓言经济学 第39页
作者:周昆 时间:2020-08-22 19:45 浏览(255)
推动改革的政治策略那么,邓小平等改革领导人是不是一开始就认清了市场经济的方向了呢?有段历史很能说明问题。1979年11月26日,邓小平会见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出版公司编委会副主席吉布尼等人,作了一次没有公开的谈话。在这篇题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的谈话中,邓小平说:“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

推动改革的政治策略那么,邓小平等改革领导人是不是一开始就认清了市场经济的方向了呢?有段历史很能说明问题。

1979年11月26日,邓小平会见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出版公司编委会副主席吉布尼等人,作了一次没有公开的谈话。

在这篇题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的谈话中,邓小平说:“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

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能说只是资本主义的。

市场经济,在封建社会时期就有了萌芽。

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

”1979年的时候,连包产到户的改革都很困难,“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对中国大多数人而言简直是异端邪说,邓小平却直言不讳地说出来,可见他的观念是非常先进的。

不过他当时没有公布这篇谈话,1983年出版的《邓小平文选》中也没有收录,直到1994年出版《邓小平文选》第二卷时才公之于世。

这表明邓小平对市场经济早就有自己的看法,但为了避免意见冲突,他没有公布自己的观点,而是提倡“不争论”,期待广大干部群众在实践中逐步取得共识。

就像“村长换马”的寓言中所描述的那样,为了推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邓小平等改革领导人运用了一些政治宣传策略,对原有体制进行新的命名和包装,然后在新的命名下注入新的政策内容。

例如1984年,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将中国经济体制概括为“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就是一种类似在马背上画白道道的策略。

“有计划的”这个限定词,相当于告诉思想守旧的人,“计划经济”这匹马没有变。

而在“商品经济”的名义导向下,很多市场化改革措施就容易出台了。

一个显著的变化是,1985年以后,中国政府开始大规模放松价格管制,承认计划外价格的合法性。

1987年中共十三大报告提出中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更是一次重要的理论创新。

因为社会主义既然处在“初级阶段”,就可以采取一些特殊的政策措施,所以到1988年,私营企业通过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私营企业暂行条例》取得合法地位。

这是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中无法想象的。

有了这些铺垫,到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中国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显得顺理成章。

不过此时,距邓小平最早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已经13年过去了。

1992年之后,国有企业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重点。

这是因为十四大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私营企业获得前所未有的合法地位,迅速发展壮大。

在私营企业的竞争冲击下,国有企业生存日益艰难。

政府迫于巨大的财政压力,并受经济学界流行的产权理论影响,决定对国有企业实施股份制改造,即私有化。

但由于“私有化”一词在政治传统上是禁忌,国有企业改革同样经历了“斑马换马”的过程。

最初,在1993年的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上,对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提法是“产权明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也就是将国有企业改造为国有资产管理机构下属的股份公司。

这就像是在马背上画白道道。

接着,中央领导人又提出“抓大放小”,允许县级以下的国有股份公司向私营企业转让或出售。

这就是把一部分画上白道道的马换成了真的斑马。

1998年以后,随着改革深入,在“结构性重组”、“投资多元化”等政策舆论导向下,县级以上的国有大中型企业也转向私有化。

这不仅让中国的所有制结构发生巨变,也重塑了市场发育和产业创新的基础,构成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核心动力。

到了2004年,大部分中央直属企业和国有银行陆续在资本市场上市,至此,中国经济改革的重点和框架已基本完成——剩下的问题,就是寻找合适时机,把国有资产的股份向社会和公众转让。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