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张维迎寓言经济学 第38页
作者:王晓波 时间:2020-08-23 15:35 浏览(1010)
从前,有一座村庄,马是那里常用的牲口工具。但它们干活很懒,效率很低。村长看到邻村的斑马干活很有劲,就想把村里的马换成斑马,却遭到大部分村民的反对。村民们说:我们祖祖辈辈都跟马生活在一起,你凭什么要把它们换了呢?村长感到阻力很大,不得不另想办法。他在晚上等村民睡觉以后,偷偷拿一桶漆,在马背上画了许多白道道。第二天,村民们发现马变成了斑马,就去问村长是怎么回事。村长说,我没有换成斑马,只是觉得好玩,画

从前,有一座村庄,马是那里常用的牲口工具。

但它们干活很懒,效率很低。

村长看到邻村的斑马干活很有劲,就想把村里的马换成斑马,却遭到大部分村民的反对。

村民们说:我们祖祖辈辈都跟马生活在一起,你凭什么要把它们换了呢?村长感到阻力很大,不得不另想办法。

他在晚上等村民睡觉以后,偷偷拿一桶漆,在马背上画了许多白道道。

第二天,村民们发现马变成了斑马,就去问村长是怎么回事。

村长说,我没有换成斑马,只是觉得好玩,画了些白道道,不信你们仔细看就知道了。

村民们仔细地看,确实,马还是原来的马,没有真正改变,于是就没有计较此事。

而村长每天晚上继续画更多的斑马。

渐渐地,村民们习惯了把马和斑马看作是同一样东西。

村长找准机会,把画上白道道的马真的换成了斑马。

直到有一天,村民发现他们的马被换成了斑马。

但因为斑马比马更能干活,给村里带来许多好处,大家也就高兴地接受了这个转变。

这是张维迎在2008年中国改革30周年前后经常讲到的一个寓言[13]

它反映了中国改革中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顶层设计和观念障碍。

在这个寓言中张维迎所说的“村长”,实际上指的是邓小平等改革领导人;用斑马替换马的过程,就是中国改革用市场经济替换计划经济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邓小平很早就意识到计划经济的弊端和市场经济的优越性,但由于长期的思想惯性和误区,许多干部和群众并不认可这一点,因此改革面临巨大的障碍。

为了化解障碍,改革领导人采用了一些政治、宣传策略,把过去的计划经济政策冠以新的称谓,又在新的名称下注入市场经济政策的内容,直到新的政策逐步取代旧的政策,同时给社会经济和人民生活带来巨大的进步,改革就在相对平稳的过渡中顺利完成了。

这个渐进的过程反映了政治家的知识、策略和顶层设计在推动改革中的重要作用。

同时表明,人的观念和习惯可能构成阻碍社会变革的巨大力量。

这两个判断不仅被中国改革的历史所证实,也对中国未来的社会变革有重要启示。

阻碍改革的习惯观念在“村长换马”的寓言中,村民们反对引进斑马的原因,并没有经过真正的理性思考或实践检验,而是出于一种不愿改变现状的本能,或者说对传统习惯的保守。

这种情况在中国改革过程中出现过很多次,包产到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众所周知,包产到户作为中国改革启动的最重要标志,是由安徽小岗村几十户农民冒着生死风险发起的。

但这项改革出现后招来许多非议,民间有顺口溜说:“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政府中有官员说:“包干到户……没有统一经营,不符合社会主义所有制的性质,不宜普遍推广。

”甚至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先念也认为:“包产到户不宜提倡。

中国单干了几千年,还是没粮食吃,还是受穷。

”在反对包产到户的人群中既有高层领导,也有普通干部,还有一般群众,他们反对改革的原因不是结成了什么权力、利益联盟,而是出于某种思想观念。

1980年代初随着个体经济发展,社会上出现关于雇工劳动是不是剥削的争论,也是同样的情况。

很多人反对改革并不是为了维护所谓的既得利益,而是出于一种保持现状的本能。

历史上也有很多例子,譬如满洲人建立清朝以后,汉人不愿意留辫子,可是强制实行几百年以后,到辛亥革命时要剪去辫子却很困难。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人们已经习惯了。

同样,在中国实行计划经济的几十年中,由于长期宣传灌输和政策执行,捍卫公有制和警惕资本主义复辟也成了多数人的习惯和本能。

这就是在“村长换马”的寓言中,村民们一开始就反对引进斑马的原因。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