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 张维迎寓言经济学 第44页
作者:csh15004760083 时间:2020-08-24 19:37 浏览(544)
盖不住的一筐烂柿子——企业改革争鸣与波折国有企业的厂长、经理会为了吃到树梢上的苹果而把整个树枝砍掉;公家配备的自行车,如果你不想骑了,就会把它扔在走廊里不管;国有企业亏损就像一筐西红柿,因为不及时处理,导致越烂越多。关于企业改革,张维迎说过很多寓言和比喻[18],这些寓言和比喻反映了张维迎长期以来对企业国有制的质疑和对产权私有化的主张,几乎贯穿于他的全部学术道路,却在不同的时代遭遇不同的命运。它们

盖不住的一筐烂柿子——企业改革争鸣与波折国有企业的厂长、经理会为了吃到树梢上的苹果而把整个树枝砍掉;公家配备的自行车,如果你不想骑了,就会把它扔在走廊里不管;国有企业亏损就像一筐西红柿,因为不及时处理,导致越烂越多。

关于企业改革,张维迎说过很多寓言和比喻[18] ,这些寓言和比喻反映了张维迎长期以来对企业国有制的质疑和对产权私有化的主张,几乎贯穿于他的全部学术道路,却在不同的时代遭遇不同的命运。

它们背后的历史表明,中国的企业改革是在理论争鸣与实践效果的互动中发展推进的。

未来中国企业改革的演变和其他方面的制度变迁发展也可能如此。

1980年代的改革预见和实践张维迎对企业问题的关注最早可以追溯到1983年[19]

他从经济体制改革的角度思考,得出这样的判断:计划经济和商品经济(即后来所说的市场经济)的一个重大区别是,计划经济的运行主体是政府官员,商品经济的运行主体是企业家;中国要建立商品经济体制,必须造就千千万万个企业家。

1985年,张维迎在《人民日报》上发表“造就真正的企业家”一文,认为中国的财产所有制只能产生官僚经理,而不能产生企业家;要造就真正职业化的企业家队伍,就必须改革财产所有制制度。

1986年,张维迎完成了一篇两万多字的长文“企业家与所有制”,试图论证“国家所有制下的企业家不可能定理”,其中提到,政府设立国有股份公司相当于通过“在马背上画白道道”来制造斑马。

这篇文章原定在《经济研究》1987年第1期刊载,但由于政治气候突变,讨论国有制的内容被删除,没能公开发表。

不过这篇文章提出的问题和解决方向,奠定了张维迎后来长期研究企业改革的基本思路。

现在看起来,张维迎在1980年代对企业问题的论述充满了预见性,但几乎没有对企业改革实践产生影响。

这一点可以从中国企业改革的政策演变中看出来。

1979年,政府最先在四川省试点下放企业自主权的改革,在生产、销售、人事方面给予企业更多自主权,允许企业按一定比例提留利润(比例3年不变)。

由于能给企业带来很多好处,各地企业纷纷要求推广这种办法。

也有一些地方政府,仿照农村改革的经验,对企业实行利润承包制。

但由于利润留成需要政府与企业一对一谈判,耗费精力巨大,还容易造成企业之间攀比抱怨,所以1983年政府引入“利改税”制度,要求实施的企业首先缴纳利润的55%作为所得税,然后根据价格因素在剩下45%的利润中收取不同的“调节税”。

结果到了1986年,大部分国有企业连续20多个月无法完成上缴财税的任务,国家财政出现严重困难。

无奈之下,企业改革又回到承包制。

吉林省首先大范围推行承包制,结果工业生产1987年增长18.1%,1988年增长18.2%,分别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14.6%和17.7%。

于是到了1988年2月,国务院公布了《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承包经营责任制暂行条例》,规定“包死基数、确保上交、超收多留、欠收自补”的原则,向全国推广承包制。

到1988年底,全国90%的国有企业都实行了承包制(全称“资产承包经营责任制”),承包制成为中国企业经营管理的主要依据和形式。

总之在1980年代,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思路就是放权让利。

这一时期对企业改革的讨论和摸索,大多着眼于怎么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怎么加强对经营者的激励,怎么使企业的经理人对国家负责任。

像张维迎那样从所有制角度看待企业改革的观点极为罕见,更不用说对国家经济政策产生影响。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可归结到两方面: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