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寓言经济学 第57页
作者:qhjaiqhj 时间:2020-08-24 19:10 浏览(837)
谈到民营企业的生存现状,我打个比方,假如一个人坐牢了,没有自由,但是,他知道有人在设法营救他,而且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他随时可能被放出来;另外一个人,他在监狱外面,他有自由,但他知道有人一直在追捕他,随时可能把他逮进去。你说哪一个人心情更好?我感觉民营企业在1980年代很类似坐牢的那个人,现在的民企却很类似在外边自由的这个人。80年代那个时候,大家真的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期待,好比当时某个人做生意可能

谈到民营企业的生存现状,我打个比方,假如一个人坐牢了,没有自由,但是,他知道有人在设法营救他,而且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他随时可能被放出来;另外一个人,他在监狱外面,他有自由,但他知道有人一直在追捕他,随时可能把他逮进去。

你说哪一个人心情更好?我感觉民营企业在1980年代很类似坐牢的那个人,现在的民企却很类似在外边自由的这个人。

80年代那个时候,大家真的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期待,好比当时某个人做生意可能是违法的,但相信未来是合法的。

而现在的情况是,正在做的事情是合法的,但是可能担心随时变成非法的。

这是2011年12月在一次媒体会议上,张维迎针对中国民营企业生存环境所讲的话[26]

在这里,通过“等待营救的囚徒”和“被追捕的自由人”的比喻,张维迎谈到了制度变革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人的预期。

他认为中国改革的制度环境与1980年代相比绝对状况是改善了,但人的预期反而不如过去。

基于这种状况,中国改革需要邓小平南方谈话式的政治推动,给社会“提气”。

“看看1992年什么变化?就是一种‘气’,就是给你自由了,只要你合法,只要你能够为社会、为老百姓创造价值,就是光荣的。

”人的预期不仅能体现制度环境的变化,有时也能促成变化的发生。

为了改善人们的预期,政府应拿出推动改革的实际行动。

鉴于国有企业在经济体制改革中的核心地位和象征意义,张维迎建议将国有企业,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的股份大幅度转让给民众持有。

改革氛围今不如昔上世纪80年代被很多人称为中国改革的“黄金年代”,张维迎作为当时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此感受深刻。

他所说的“等待营救的囚徒”—即民间经济活动由非法变合法的状况,是对当时改革氛围的生动概括,也有很多政策、人物案例可以印证。

例如1980年代初,安徽出现一位炒卖瓜子的“大富翁”叫年广久,被人举报雇用了许多工人,有剥削的嫌疑。

但由于邓小平在高层政治会议上主张不能动他,终于没有被追究。

1982年国家出台政策严厉打击“投机倒把”,温州有8个工商大户俗称“八大王”,被以经济犯罪的罪名抓捕。

1984年,改革风向一转变,“八大王”就被释放平反了。

1986年,打击“投机倒把”的规定被国务院正式废止。

1988年,曾被视为洪水猛兽的私营企业在宪法和法律中取得合法地位。

这些政策转变和人事案例表明,在1980年代虽然改革的起点很低,市场观念和法律规定很落后,但改革的大趋势是不断进步的。

反观中国过去10多年的变化,虽然市场制度环境已经大大改善,比如正式加入了wto、吸纳私营企业主入党参政议政、宪法规定保护私人财产等,但从经济改革的重点推进和企业投资运营环境来看,市场化进程呈现一种反复、僵持的状态,主要表现为大型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止步不前;政府对市场运行有很多干预;经济自由经常受到限制;民营企业的投资产权不能有效保障等。

例如2004年,江苏省地方政府本来批准了当地民营的铁本公司投资一个钢铁项目,但因“宏观调控”需要被中央政府叫停,企业领导人戴国芳被捕入狱。

2007年,由于物价上涨趋势严重,兰州市政府部门直接对熟食拉面的价格作出限定;此后,国家发改委还对一些食用油、方便面以及日用百货的企业约谈,要求他们不能随意涨价。

2009年,山西省政府以减少煤矿事故为由,通过行政命令把许多私营煤矿强制兼并到国有企业。

这些状况的发生,让民营企业家对经济自由和产权保护的前景感到不安,以至于有些企业家不愿再做企业了。

很多企业家和社会舆论对改革的认识和期待发生了变化,如张维迎所说,“他们真的好像把希望都寄托在宏观调控或者宽松的货币政策上。

”这就是张维迎要讲“囚徒”和“自由人”寓言的背景和原因。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