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项目管理:项目思维与管理关键 第2版 第15页
作者:mbgmbg7914 时间:2020-09-18 08:17 浏览(423)
1 认清管理的真正价值管理学已经是一门学科,但是没有一个学科像管理学这样遭受尴尬,它没有得到共识的概念,也没有自成体系、区别于其他学科的方法论。这么多年来,管理一直处于“丛林状态”,对管理的认知因人而异,因此人们一般会用“管理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这样自嘲的、毫无信心的说法来解释这个学科。更糟糕的是,从事管理工作的管理者们往往并不知道也不相信管理的价值,不认为管理是一门需要专门学习和训练才能掌


1 认清管理的真正价值管理学已经是一门学科,但是没有一个学科像管理学这样遭受尴尬,它没有得到共识的概念,也没有自成体系、区别于其他学科的方法论。

这么多年来,管理一直处于“丛林状态”,对管理的认知因人而异,因此人们一般会用“管理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这样自嘲的、毫无信心的说法来解释这个学科。

更糟糕的是,从事管理工作的管理者们往往并不知道也不相信管理的价值,不认为管理是一门需要专门学习和训练才能掌握的专业。


企业利润的来源在于盈利模式而不是管理一般来说,管理并不是高管面临的主要矛盾,特别是对中国企业来说,在一段时间内仍然如此。

正如一句话所言“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则是万万不能的”,企业区别于其他组织的一种重要特征就是企业是追逐利润的。

尽管一个企业的长期发展需要很多因素,但利润仍然排在企业高管关注内容的前列。

利润是大部分甚至是绝大部分企业高管面临的主要矛盾。

特别是对一些上市公司的高管来说,他们必须在更短的时间内向股东们汇报企业的利润状况,而大量的以炒股而不是投资为目的的股民们更是将他们天天放在火上烤,股民炒的不是股票,而是企业高管层。

一个企业的利润大体来自4个方面:政治利润、政策利润、商业模式利润和管理利润。

政治利润是利润率最高的一种,它是指通过满足某种政治需要(当然也可能是满足某些掌握权力的人的个人需要)而得到的经济收益。

它是政治和经济交易的结果。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老百姓需要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所有的农民起义都来自民生问题,民生问题是一个政权的基础。

政府不可能脱离商人来解决民生问题,政治和商人自古就难以各走各的道,从远在秦国的吕不韦,到清朝的“红顶商人”胡雪岩,到被列宁称为“红色资本家”的哈默,到为美国总统竞选拿钱的那些人,无不演绎着政治与经济的相互作用。

一个企业不研究政治、不善于利用政治是不可能做大的。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不也有很多企业家吗?韩国的李明博不也是商人吗?海尔的张瑞敏不也做了中央候补委员吗?这没有什么不正常。

企业要想获得政治利润,不是加强企业管理所能做到的。

政策利润从广义上也可归结为政治利润的一种,只不过它的收益面可能较广,它的收益来源可以更加公开和堂而皇之,政治利润时常会具体化为代表权力和代表金钱的人与人之间的关联,而政策利润则是政策与企业的关联。

最典型代表就是行业垄断。

这种垄断可以依靠政府来建立,也可以自己建立。

这就是人们熟知的“一等企业做标准,二等企业做市场,三等企业做技术,四等企业做产品”的原因。

垄断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设立门槛,它可能是技术的(例如专利),也可能是政策方面的(例如国家电网),还可能是国家安全方面的(例如军火)。

垄断使一个企业极大地增强了它与客户的谈判能力,也即获取利润的能力。

这种能力与一个企业管理得好不好关联并不太大。

商业模式是企业在商业系统中所处的地位,或者说是一个企业在和其他企业、顾客、供应商等所构成的商业关系中所处的地位。

中餐馆靠厨师作为核心人才,而麦当劳则所有店均没有厨师,它是靠体系挣钱,谁能做大做强一目了然。

商业模式决定于战略,与管理也无必然联系。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