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管理:项目思维与管理关键 第2版 第18页
作者:离歌魏1998 时间:2020-09-18 08:20 浏览(240)
管理的价值在于提高效率和降低风险,提高效率的途径在于用人,而风险的来源也在于用人。提高效率的简单途径就是让那些比我们效率更高或拿钱更少的人替我们工作,其简单表述就是“三个人干五个人的活拿四个人的钱”。如果完全是可以靠机器设备完成的工作,可靠性就比较高,对管理的要求也低。但是,企业中越是重要的工作,例如各项决策,大多做不到自动化。换句话说,如果有一天决策工作也可以由计算机来代替的话,人类存在的必要性

管理的价值在于提高效率和降低风险,提高效率的途径在于用人,而风险的来源也在于用人。

提高效率的简单途径就是让那些比我们效率更高或拿钱更少的人替我们工作,其简单表述就是“三个人干五个人的活拿四个人的钱”。

如果完全是可以靠机器设备完成的工作,可靠性就比较高,对管理的要求也低。

但是,企业中越是重要的工作,例如各项决策,大多做不到自动化。

换句话说,如果有一天决策工作也可以由计算机来代替的话,人类存在的必要性就丧失了。

用人就会有风险,“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对于管理者来说是有条件的。

管子曰:“上失其位则下逾其节”,没有可靠管理保障的信任导致的悲剧比比皆是。

管理者追求的,或者说依靠的并不是“真实”,而是“有效”。

管理者说的话应该是以有效与否来区分,而不是以真假来区分。

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去看待世界,针对不同的目的需要采用不同的视角。

例如,我们鼓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鼓励“舍己为人”,但是在乘飞机时我们听到的安全须知却是“先戴好自己的呼吸面具再帮助他人”。

我们鼓励将军爱护士兵,但吴起爱护士兵却使其母亲痛泣。

我们鼓励诚实正直,但鲍叔牙却难当重任。

众所周知,文艺有文艺的规则,有其美的判断标准,不然也不会有诺贝尔文学奖。

但是,文学家和管理者看待文学作品的眼光是不一样的。

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强调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的文艺是为什么人的?”尽管可能从文学的角度这个问题提得很不恰当,但从管理者角度看却是至关重要的。

其实,就连宗教也是如此,否则就不会有十字军东征。

管理者并不刻意强调真假、对错,他们强调的是“有效”。

管理者并不刻意强调好人、坏人,他们强调的是人是否胜任、是否有价值。

管理不强调绝对的标准答案,而看相对的运用效果。

众所周知:“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

反过来说这句话也成立:“一个人做一件坏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事不做好事”。

好人、坏人是针对不同人的价值观而言的,而胜任与否则是相对于目的和任务而言的。

“慈不掌兵,义不守财”并非可以简单地认为“仁慈的人不能带兵,讲义气的人不能管钱”。

就如同商家要讲诚信,但绝没有商家会将进货价格、渠道轻易告诉别人。

这里有“大慈”与“小慈”、“大义”与“小义”、“大诚”与“小诚”之分。

关羽讲兄弟小义而忘国家大义,这不是有效的管理者所看重的。

管理就是“用正确的人按照正确的方法将正确的事情做正确”。

这里面有四个“正确”,但只有一个正确是管理者可以依赖的,也是可以学到的,那就是“正确的方法”。

正确的人、正确的事有时可遇不可求,正确的结果需要通过正确的人去完成,如果没有正确的方法,正确的人会变成不正确的人,也找不到正确的事,即使找到正确的事也会得到不正确的结果。

正确的方法是管理学教育的核心,本书会重点谈到项目管理的正确方法。

此外,管理比其他学科更有弹性,更能体现“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个道理。

但是,不管什么样的管理方法,如果它是正确的,或者说是有效的,它必然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对人性的了解。

很多管理方法的失败在于管理者不了解人性,甚至有意识地否认人性,最常见的现象就是试图“以天下人之公成一己之私”。

企业开年度会议常见的现象是老板在上面声嘶力竭畅谈理想,员工在下面玩弄手机或在记事本上练字画画。

我曾经在一个高科技公司做过一个小实验。

董事长主持完年度会后,公司举行联欢晚会请全体员工参加,在联欢会上表演节目的间隔中将进行抽奖。

抽到员工号的人可以登台领奖,但领奖前必须抽取一个问题并回答正确。

这些问题都是公司年度会议上谈论的事项。

晚上11点,董事长抽取一等奖号码,被抽中的是一个后勤部门的员工,而她抽的却是一个市场开拓方面的问题。

她流利地答出了问题,抱走了笔记本电脑。

原来,在联欢晚会前大家就纷纷找到会议纪要背熟,生怕抽到自己却答不出问题而在全体员工面前丢人现眼。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