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计划、进度与控制(原书第5版) 第60页
作者:xjhzyg 时间:2020-08-23 12:04 浏览(831)
项目本身变得越来越全球化,与过去相比,项目组中常常包含更多不同文化。项目经理必须学习了解不同的文化,以及如何处理文化差异。在日本,直接说“不”是不礼貌的。他们常说的“嗨”这个词,我们理解为“是”,但对日本人而言,它的实际含义是“我听着呢”。所以,如果一个外国人问一个日本人:“你同意吗?”这个日本人会说:“是”,听起来好像已经达成协议了,而事后,这个日本人似乎在违背协议。当你提醒他时,他会说:“哦,

项目本身变得越来越全球化,与过去相比,项目组中常常包含更多不同文化。

项目经理必须学习了解不同的文化,以及如何处理文化差异。

在日本,直接说“不”是不礼貌的。

他们常说的“嗨”这个词,我们理解为“是”,但对日本人而言,它的实际含义是“我听着呢”。

所以,如果一个外国人问一个日本人:“你同意吗?”这个日本人会说:“是”,听起来好像已经达成协议了,而事后,这个日本人似乎在违背协议。

当你提醒他时,他会说:“哦,我的意思是我知道这件事。

”与外国人原来所想的意思完全不同。

美国人说话比较随意,我们喜欢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

但我还很小的时候,我们从不用名字直呼25岁以上的人,现在我们的文化已经改变了。

所以,当我们与像德国那样的国家做生意时,我们也很快开始用名字直呼对方。

其实,在许多德国人眼中,这是不礼貌的,我最近遇到一个德国工程师,他已经为他的老板工作了8年,但他还是不会直呼老板的名字。

第一次去马来西亚时,我想了解一些当地的文化禁忌,以免冒犯别人,便买了一本名叫《了解亚洲经理人》(understanding the asia manager)(be-di,1992)的书,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有一次,我在吉隆坡给一家公司讲课,按照日程安排,我必须去一趟新加坡。

公司安排了车送我去机场,是一辆面包车。

按照美国的习惯,我上了后座,司机回过头来对我说:“先生,我看您有点儿胖,您坐到前面会更舒服一些。

”我差点笑出声来,心想,这家伙要是到了美国做司机,他如果也是这样对他的乘客讲话,人家准会投诉并解雇他,而他一定会很气愤:“我做错什么了?”他随后强调说:“我完全是一番好意。

”他的确是出于善意。

贝迪(bedi)的书告诉我,在亚洲,肥胖并不像崇尚苗条的美国人认为的是一种耻辱,相反,肥胖是富裕的象征。

人们相信,除非一个人很有钱,否则他的日常饮食就不会那么容易使人长胖。

美国人不知道这些,当然会把别人说他胖看成是一种羞辱。

最后一个例子是,一位德国男人来到美国华盛顿的一家公司工作两周。

有一天他去洗手间时,一个女清洁工正在里面做保洁,他并没在意,进去就用。

那个清洁女工被激怒了,她大声指责他故意在她面前暴露私处,对她进行性骚扰。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