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那么多大道理,为什么依旧过不好这一生:沃顿商学院毕业前的最后一门课 第119页
作者:黄宗贵 时间:2020-08-23 14:54 浏览(554)
基石4:家庭在第三章中我们了解到专横的父母有时会妨碍孩子们独立自主地寻找事业方向。父母和孩子之间如果能建立一种民主宽松的关系,那么就有利于培养孩子的使命感,促进孩子和父母的共同成长。事实上,研究者认为,父母如何养育孩子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工作,它符合天职要求具备的所有要素。比如,曾有一个博客引述了我们在基石2中讨论过的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关于有意义工作的定义,并且希望网友畅所欲言发表自己的观点

基石4:家庭在第三章中我们了解到专横的父母有时会妨碍孩子们独立自主地寻找事业方向。

父母和孩子之间如果能建立一种民主宽松的关系,那么就有利于培养孩子的使命感,促进孩子和父母的共同成长。

事实上,研究者认为,父母如何养育孩子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工作,它符合天职要求具备的所有要素。

比如,曾有一个博客引述了我们在基石2中讨论过的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关于有意义工作的定义,并且希望网友畅所欲言发表自己的观点。

其中有一位这样回复:“我的想法很简单,任何能让我养家糊口的工作都是有意义的。

”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提出异议,但同时,也有很多人放弃了高薪、高压的工作,将更多的时间用来陪伴家人,特别是当疾病或离婚让他们幡然醒悟,当失去伴侣和孩子,再理想的工作也失去了意义,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多得几乎能编撰成书。

家庭和有意义工作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

有充分自由选择职业道路的孩子们往往能寻获工作的价值,他们通过不懈的奋斗来证明他们没有辜负家人给予他们的充分信任。

佛罗里达州现任参议员马克罗·鲁比奥的事例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他的父母都是古巴人,在20世纪50年代移民美国。

父亲在一家酒馆里做酒保,母亲在旅馆里找到一份客房保洁员的工作。

可是,鲁比奥父母来美国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孩子们步他们后尘在酒馆或旅店里混口饭吃,他们是为了让孩子们拥有比在古巴更加光明灿烂的未来。

在某次采访中当被问及为什么他没有接父母的班从事服务行业,鲁比奥这样回答,“我的父母一直反复强调,工作付你薪水,而事业不仅能付你薪水,而且是你全心热爱的。

正是因为他们一辈子无怨无悔地工作,我才有机会选择今天的事业。

”鲁比奥找到了他的天职——政治。

他从科罗拉多州的一所小学院出发,沿途经过圣达菲社区大学、佛罗里达大学最后到达迈阿密大学的法学院。

在就读法学院的时候,他在当地一名众议员的工作室里实习,并担任共和党竞选活动的志愿者。

就在他踊跃投身于政治活动中时,他发现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他年轻,活力四射,拥有古巴血统,持保守派政见,所有这些都注定佛罗里达州将是他大显身手的绝佳舞台。

他当机立断,迅速踏上仕途,年纪轻轻就成为佛罗里达州众议院发言人,当时他只有35岁;五年后,他当选为美国参议院成员;很快,他就一跃成为美国总统及副总统的热门候选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