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那么多大道理,为什么依旧过不好这一生:沃顿商学院毕业前的最后一门课 第20页
作者:钟顾客 时间:2020-08-24 12:01 浏览(147)
九山禅师邀我在松广寺住下来,像僧人一样全身心地修行悟道。他建议我认真地沉思默想,因为他认为“凡大彻大悟之人才能引领有意义的人生,并将所感所悟不分差别地与所有人分享。一个热心助人却没有顿悟的人,他对世人的帮助是无法和一个得道悟彻之人相提并论的”。我在松广寺修行了一段时日,终日思考这个问题。我的面前便是岔路。一条通往对于自身更深层次的终生探究——对此我心怀敬畏,并日渐痴迷。另一条即是归途,它可以让我有

九山禅师邀我在松广寺住下来,像僧人一样全身心地修行悟道。

他建议我认真地沉思默想,因为他认为“凡大彻大悟之人才能引领有意义的人生,并将所感所悟不分差别地与所有人分享。

一个热心助人却没有顿悟的人,他对世人的帮助是无法和一个得道悟彻之人相提并论的”。

我在松广寺修行了一段时日,终日思考这个问题。

我的面前便是岔路。

一条通往对于自身更深层次的终生探究——对此我心怀敬畏,并日渐痴迷。

另一条即是归途,它可以让我有机会去检验我所学到的关于体悟、感情及自身潜能能否解决我在奥德赛时期内心的挣扎与矛盾。

最后,我没有走进冥想的圣殿,而是决定踏上归途,而这条路就这样带着我一路走到了今天。

我最终选择回家是基于三方面的考虑,而在这三个理由中,只有一条能够言简意赅地诉诸笔端。

第一个原因最容易说明,那就是冥想修行已经让我对自身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实践者、行动派。

比起纹丝不动地打坐,迎接挑战、解决问题更加适合我。

要说清楚第二个原因,那就必须动用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同时,它也能回答我在喀布尔的平安夜所提出的问题。

对于内心世界的探寻已经帮助我实现了自我认知。

我学会了留意观察构建起我整个内在世界的冲动、不安、记忆、计划、幻想与恐惧的所有波动。

那个观察这些变化波动的“自我”与思想、不安、恐惧不同,它比所有这些情绪更加强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宗教言之凿凿地声称,世上没有能帮助认清自己的“自我”的存在。

而现在,我对这个世界以及我在其中的位置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这个认识之于我的意义就像虔诚的宗教信仰之于那两个在喀布尔平安夜探访我的少年的意义一样重大。

然而我们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我可以和各种不确定因素、未知事物、质疑的声音同生共存,而不需要用某一种真理或纯意识的信仰来面对这些。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