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d 听了那么多大道理,为什么依旧过不好这一生:沃顿商学院毕业前的最后一门课 第35页
作者:皮皮 时间:2020-08-24 09:53 浏览(678)
埃里克向每个愿意倾听的人诉说他的梦想。就在他在咨询公司上班的最后几个星期,一位合伙人建议他去见一见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拉杰夫·维纳考塔,他记得拉杰夫好像在他的咨询公司里谈起过类似的计划。很快,埃里克就和拉杰夫相约在华盛顿特区的一家快餐厅里碰头。这次会面历时三个小时,改变了两个年轻人的一生。就在那一天,就在那家餐厅,他们两人决定联手合作。两人花了两个月时间为学校制定了一份详细成熟的计划书。他们又

埃里克向每个愿意倾听的人诉说他的梦想。

就在他在咨询公司上班的最后几个星期,一位合伙人建议他去见一见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拉杰夫·维纳考塔,他记得拉杰夫好像在他的咨询公司里谈起过类似的计划。

很快,埃里克就和拉杰夫相约在华盛顿特区的一家快餐厅里碰头。

这次会面历时三个小时,改变了两个年轻人的一生。

就在那一天,就在那家餐厅,他们两人决定联手合作。

两人花了两个月时间为学校制定了一份详细成熟的计划书。

他们又在18个月内筹集到200万美元,重新装修了华盛顿一栋建筑,然后招收了46位学生。

这些学生都来自华盛顿最贫困的社区,他们通过抽签的方式进入了埃里克和拉杰夫的学校。

于是,第一所教育发展与开发学校(seed)诞生了,它的目标是成为一所学制设置为6年级到12年级、每个年级约50名学生的学校,办校目标明确而且专一:尽可能多地将市中心贫民区的孩子们送进高等学府。

之后的事情被载入了史册。

2002年,埃里克和拉杰夫在奥普拉·温弗瑞的电视节目中接受了“用你的生命奖”(编者注:该奖项颁布给那些用自己的生命去改善其他人生命的人)。

随后出现在美国广播公司的《晚间热线》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60分钟》节目,与此同时,多所seed分校在其他城市相继拔地而起。

最为关键的是,埃里克和拉杰夫以事实向世人证明,只要为城市贫民区的孩子们创建一个有利于他们身心健康发展的学习环境,他们可以取得惊人的进步和骄人的成绩。

2010年, seed学校的每一个毕业生——全部来自贫民区,其中有33%的学生甚至没能从高中毕业——都被大学录取,包括像杜克大学、布朗大学、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名牌大学,而且他们的前景也是一片灿烂。

将近70%的seed毕业生最后顺利地拿到大学文凭——这个毕业率是孩子们之前就读的贫民社区公立高中的6倍。

埃里克当初是否必须在商学院花上两年时间才能在日后产生创建seed的想法?也许不。

通过问自己“我可以做什么”,他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具备了解答这个问题的能力。

他将自己的商业知识和无与伦比的教学经验合二为一,成功创造了seed的神话。

当他和拉杰夫需要通过美国银行债券的形式筹集1400万美元的款项建盖华盛顿seed校园时,埃里克已经拥有了知识、技能、信用和经验,这些足以吸引投资者们和埃里克达成合作协议。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