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2) 第560页
作者:方世友 时间:2020-08-24 14:46 浏览(662)
如果说,美军两次针对伊拉克的战争并没有达到最终战略目的的话,那么这次伊拉克的内战将“弥补”一切。当美军重新回来,他们将得到此前失去的一切和想得到而未能如愿的一切。真正应该担忧的是那些原油需求对中东依赖度较高的国家,中东地区持续的动荡将使他们的石油安全受到更严重的威胁。不仅伊拉克,利比亚也是一团糟,各武装派别持续不断地冲突。[74]派系斗争、武装割据、暴力犯罪令新生的利比亚政府寸步难行,中央政府如同

如果说,美军两次针对伊拉克的战争并没有达到最终战略目的的话,那么这次伊拉克的内战将“弥补”一切。

当美军重新回来,他们将得到此前失去的一切和想得到而未能如愿的一切。

真正应该担忧的是那些原油需求对中东依赖度较高的国家,中东地区持续的动荡将使他们的石油安全受到更严重的威胁。

不仅伊拉克,利比亚也是一团糟,各武装派别持续不断地冲突。

[74]派系斗争、武装割据、暴力犯罪令新生的利比亚政府寸步难行,中央政府如同空置。

[75]2013年10月,约有100名民兵组织成员甚至闯入利比亚总理阿里·扎伊丹(ali zeidan)下榻的酒店,把他绑架走。

利比亚的混乱状况可想而知。

原因在于,利比亚此前的安全体系是为了保护卡扎菲而设置,利比亚并没有国家的军队或警察。

[76]值得一提的是,宗教矛盾有时候比国与国之间的矛盾更深。

沙特与伊朗虽然都信仰伊斯兰教,但由于派别完全对立,其矛盾更为尖锐。

沙特为了对付伊朗,甚至宁愿和以色列联手。

除了上述因素,恐怖主义势力的迅速扩张也成为中东地区的大隐患。

2013年,阿拉伯世界面临的严重挑战之一就是恐怖主义的回潮与扩散。

随着一批阿拉伯强人政权的垮台,一度被赶出西亚和北非的“基地”组织重新得到喘息之机,利用动荡、战乱卷土重来。

叙利亚成为“基地”组织的乐土,数万名“基地”分子及其外围的所谓“圣战者”,成为在叙利亚杀人放火、恣意作恶的主力,迫使美国不得不调整了对叙利亚的政策。

“基地”分子不仅在叙利亚滥杀无辜,试图建立所谓的哈里发国家,而且利用伊拉克什叶派与逊尼派的矛盾,重新进入伊拉克,攻城略地,把叙利亚和伊拉克两片恐怖主义战场打通。

埃及由于局势失控,军方受《埃以和平条约》的限制无法进入西奈半岛,这里就成为“基地”外围势力的新战场,他们不断在开罗等城市制造血腥袭击,甚至多次越境袭击以色列。

利比亚内战结束后,由于部落割据,恐怖组织重新复活、扩散,把利比亚变成了伤亡人数在阿拉伯世界仅次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恐怖主义屠场。

此外,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的恐怖主义也呈抬头之势。

而且,“基地”组织2013年成功地在也门、伊拉克、利比亚和巴基斯坦等9个国家策划实施大规模越狱事件,导致数千名该组织或外国恐怖分子出逃归队,威胁着阿拉伯地区的稳定。

[77]鉴于引发中东大动荡的复杂性远远超过其他地区,使得动荡更容易蔓延、升级和延续。

中东是众所周知的全球能源的最重要供应地,中东动荡的持续将对全球能源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这也正是美国加速开展页岩革命的根本原因之一。

在美国的大棋局中,永远都是攻守兼备。

有国内充足的能源供应作为保障,美国就可以更好地利用大动荡重创它要打击的目标。

而大动荡对相关国家的消耗,也将使这些饱受动荡之苦的国家高举橄榄枝对美国发出最动人的邀请。

美国将像一位经验丰富的新娘一样,在半推半就中实现“王者归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