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2) 第362页
作者:家乐52121 时间:2020-08-23 19:12 浏览(643)
巴西还有一个更要命的问题,那就是房地产泡沫问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巴西不同于其他大部分国家,一直处于房地产繁荣时期,并在5年的扩展下变得更为强劲,2008~2013年,房价在巴西全国范围内已上涨了200%。其中,自2008年起里约热内卢房价已上涨243%,圣保罗则为197%,这两个城市的公寓价格比美国迈阿密贵将近60%。[47]世上没有不破灭的泡沫,当然也没有不破灭的房地产泡沫。随着美国货

巴西还有一个更要命的问题,那就是房地产泡沫问题。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巴西不同于其他大部分国家,一直处于房地产繁荣时期,并在5年的扩展下变得更为强劲,2008~2013年,房价在巴西全国范围内已上涨了200%。

其中,自2008年起里约热内卢房价已上涨243%,圣保罗则为197%,这两个城市的公寓价格比美国迈阿密贵将近60%。

[47]世上没有不破灭的泡沫,当然也没有不破灭的房地产泡沫。

随着美国货币政策的收紧,巴西越来越多的问题将暴露出来。

在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哀鸿遍野的情况下,有人寄希望于美联储的仁慈,别再雪上加霜。

如果了解一下美国的棋局就会觉得,这种奢望近乎幻想。

2014年1月29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由于美国经济继续改善,将从2月开始再削减月度资产购买规模100亿美元:将长期国债购买规模从400亿美元降至350亿美元,将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购买规模从350亿美元降至300亿美元。

[48]美联储的行动之坚决,已经显露无遗。

覆巢之下无完卵。

在这样的一个周期内,新兴市场国家和许多发展中国家,都难以摆脱这个可怕魔咒的影响。

当危机与严重的贫富差距结合在一起,就会点燃起愤怒的火焰,从而引发动荡——这是拉美历次危机后都必然上演的一幕。

早在20世纪70年代,整个拉美地区的人均gdp就已经超过了1000美元,然而,社会公正没有伴随着经济增长得以实现,却出现了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的现象。

至今,拉美仍是世界上社会不公最严重的地区。

财富和权力的集中,使得大部分人被排斥和边缘化;在全球化的改革下,农民生活更加困苦;拉美城市过度而无序的发展(阿根廷、巴巴多斯、乌拉圭、委内瑞拉等国的城市化率在2005年就已经超过了90%),不能吸收大量就业人口,造成大量城市贫民窟、城市暴力;在毫无保护的情况下对外开放,导致许多中小企业破产或陷于困境,而大企业普遍采用新技术和新设备,向机械化和集约化发展,减少了劳动力的需求,加剧了就业的不稳定性和不正规性。

1990~2007年,拉美地区的贫苦人口一直在2亿左右。

洪都拉斯65.3%的农村人口、尼加拉瓜55.1%的农村人口为赤贫人口。

[49]在拉美地区,即使是像乌拉圭和哥斯达黎加这样相对比较公平的国家,其收入分配也比经合组织中的任何一个成员国或任何一个东欧国家更不公平。

在大多数拉美国家,占总人口10%的富人获得的收入占国民总收入的40%~47%,而占总人口20%的穷人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仅为2%~4%。

[50]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