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2) 第564页
作者:袁燕龙 时间:2020-08-23 16:38 浏览(301)
从库尔德人的历史来看,凡是在大动荡、大危机的时候,也是他们的建国梦最强烈的时候。而2016~2022年的经济寒冬,将促使中东地区库尔德人重新滋生梦想。分布在中东地区和德国等欧洲国家的3000多万库尔德人,无论如何,都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而且,随着2014年5月底伊拉克内战重燃,美国将更加重视库尔德人的力量——不仅借用这支力量来牵制亲伊朗的、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现政权,而且在接下来的伊拉克新政权的重

从库尔德人的历史来看,凡是在大动荡、大危机的时候,也是他们的建国梦最强烈的时候。

而2016~2022年的经济寒冬,将促使中东地区库尔德人重新滋生梦想。

分布在中东地区和德国等欧洲国家的3000多万库尔德人,无论如何,都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

而且,随着2014年5月底伊拉克内战重燃,美国将更加重视库尔德人的力量——不仅借用这支力量来牵制亲伊朗的、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现政权,而且在接下来的伊拉克新政权的重组中,给库尔德人更多的机会。

下一步,美国甚至可能通过支持这一地区不同国家的库尔德人的融合乃至建国,在中东打造出一个新的“平衡手”,给库尔德人口较多的伊朗(美国中情局估计,2011年,伊朗有650万~790万库尔德人,占伊朗总人口的7%~10%)和不够听话的土耳其制造麻烦和压力——以色列已经帮助美国做了许多“铺垫”。

在未来的中东局势中,库尔德人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受到世界的重视。

导致中东动荡的第四大因素是经济因素。

2016~2022年,是全球大危机时期,也是包括原油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跌幅较深、低迷持续时间较长的时期。

一方面,经济危机导致原油需求的下降;另一方面,美国页岩革命也对中东产油国造成强烈冲击。

中东产油国的经济发展严重依赖石油,油价的涨跌对其意义重大。

尤其是在“阿拉伯之春”爆发之后,中东各个国家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不得不加大民生投入,使得原油的盈亏平衡点大大上升。

“阿拉伯之春”后,为赢得民心,阻止动荡发生,沙特国王慷慨地拿出1000亿美元改善民生,包括对现有公务员一次性发放奖金,建造约50万套新住房等。

[87]阿拉伯石油投资公司数据显示,它当前的盈亏平衡价格是每桶94美元。

由于缺乏有效的改革,盈亏平衡价格将会进一步提高。

另据利雅得jadwa投资机构预测,到2020年,盈亏平衡价格将达每桶118美元。

由于沙特货币局的现金储备迅速流失,到2025年盈亏平衡价格将飙升至每桶175美元,2030年可能超过300美元。

(仅从这一点上来看,2023~2034年间,国际油价的暴涨也是比较容易确定的。

)[88]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也在2012年的报告中指出:“过去,沙特在油价处于每桶67美元的时候就能维持财政收支平衡,而最近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油价到每桶100美元的时候才能维持财政收支平衡。

这表明预算支出的上升速度,可能超过了油价的上涨速度。

”[89]中东其他产油国的盈亏平衡点同样在上升。

阿曼的盈亏平衡价是100美元,巴林是130美元。

这听起来有点令人难以置信,却是事实。

巴林的石油产值虽然仅占其gdp的1/4,却贡献了其财政收入的87%。

巴林是海湾地区唯一运行预算赤字的经济体。

自2008年以来,其债务与gdp的比率已增加1倍多,达61%。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