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宏观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2) 第33页
作者:付祖龙 时间:2020-08-24 13:11 浏览(796)
[50]这正是企业债务问题与高储蓄问题结合在一起的超级可怕之处!再次,如果从政府投资的层面来看,问题可能更加令人担忧。储蓄转化为政府所主导的投资,而这些投资活动与企业的投资活动相比,经济效益更差。一方面,政府在做投资经营方面,缺乏企业所具有的专业性,对成本核算、经济收益等论证、评估缺乏责任感。另一方面,政府所主导的一些投资项目,如形象工程等,根本就与经济效益没有关系。这样,会导致由储蓄转化成的投资

[50]这正是企业债务问题与高储蓄问题结合在一起的超级可怕之处!再次,如果从政府投资的层面来看,问题可能更加令人担忧。

储蓄转化为政府所主导的投资,而这些投资活动与企业的投资活动相比,经济效益更差。

一方面,政府在做投资经营方面,缺乏企业所具有的专业性,对成本核算、经济收益等论证、评估缺乏责任感。

另一方面,政府所主导的一些投资项目,如形象工程等,根本就与经济效益没有关系。

这样,会导致由储蓄转化成的投资成为打水漂的结果——有去无回。

问题在于,储蓄无论是转化为企业的投资还是政府的投资,都是对民众存量财富的消耗。

在这种情况下,倘若政府、企业依然负债累累,那么就使得整个社会体系从上至下都变得极其脆弱。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者曾经试编过主权资产负债表[51],他们在研究中发现:2000~2010年,中国的国民资产负债表呈快速扩张之势,凸显了政府主导经济活动的体制特征。

通过对中国总债务/gdp(总债务水平与全社会杠杆率)的分析,他们得出的研究结论是:从总量看,中国的总债务水平低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但比其他“金砖国家”(不包括南非)都高。

在“金砖国家”中,2010年,巴西的总债务/gdp为148%,印度为122%,俄罗斯只有72%,都低于中国的168.9%。

2010年中国资产负债表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企业负债率(占gdp比重)很高,该负债率已逾100%,超过经合组织国家90%的阈值,值得高度警惕。

从国际经验来看,随着经济进入较高的发展阶段,总债务水平将会进一步提高,政府资产净值也可能由正转负,需要我们未雨绸缪。

模拟分析表明,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的演进路径主要取决于增长率和利率之差。

因此,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是应对主权债务风险的有力武器。

[52]这正是中国在数年里一定要把经济增长保持在8%的水平(俗称“保8”)的根源性原因。

虽然2013年后,考虑到调整经济结构的因素,把经济增长目标略微降低,但依然再三强调“保持国内生产总值合理增长”。

因为一旦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得不到保障,债务危机就容易更快地爆发。

道理非常简单:当经济停滞,而政府迫切借钱的大门却开始关闭,政府就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率。

促使经济增长的廉价能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经济增长减缓带来的金融风险正在日渐上升。

[53]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