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2) 第288页
作者:tb2080580_2012 时间:2020-08-22 18:21 浏览(505)
2012年6月,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批准了《2025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移民政策构想》,以创造条件和机制来长期吸引俄罗斯经济需要的不同行业的高级和中级专业人才、企业家和投资者。[37]但是,尽管如此,俄罗斯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与劳动力短缺问题,在短期内依然无法通过吸引移民得到根本性的解决。第二,能源垄断时代的终结。能源垄断给俄罗斯带来了施展权力的舞台。俄罗斯运用石油和天然气向周边国家扩张霸权,从远东到欧洲

2012年6月,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批准了《2025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移民政策构想》,以创造条件和机制来长期吸引俄罗斯经济需要的不同行业的高级和中级专业人才、企业家和投资者。

[37]但是,尽管如此,俄罗斯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与劳动力短缺问题,在短期内依然无法通过吸引移民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第二,能源垄断时代的终结。

能源垄断给俄罗斯带来了施展权力的舞台。

俄罗斯运用石油和天然气向周边国家扩张霸权,从远东到欧洲,俄罗斯把同一块胡萝卜抛给中国和日本、德国和英国,故意对能源管道运输终点含糊其词,通过让相关国家博弈而坐享渔翁之利。

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签订了25年的天然气合同,将本国的天然气高价向外出售,而消费来自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

值得强调的是,土库曼斯坦对俄罗斯的合同供应量2.3亿立方英尺,恰恰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同意从2010年起向中国出售的天然气量。

[38]但是,俄罗斯的这种垄断优势正在慢慢消散。

中亚地区石油、天然气储量丰富,占世界储量的18%~25%。

其中,哈萨克斯坦的石油探明储量位居世界第七位,而乌兹别克斯坦的天然气储量位居世界的第十位。

[39]土库曼斯坦已探明天然气储量多达22.8万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四位,而估测储量甚至达23万亿立方米,石油储量约为120亿吨。

[40]中亚地区因此被誉为“第二个波斯湾”。

[41]但是,一直以来,中亚国家的油气资源出口绝大部分要借助与俄罗斯相连的管道进行,这样过分依赖俄罗斯的单一出口形式常常使中亚能源出口国深感受制于人。

[42]这种局面当然是俄罗斯所乐见的。

但是,中亚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及重要的战略位置,成为大国争夺的目标。

美国首先明确了争夺战略:打破俄罗斯对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的垄断。

美国一边拉拢哈萨克斯坦,争夺对中亚能源的控制权,一边促进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四国签署修建巴杰(巴库—杰伊汉)管道,以避开俄罗斯的控制。

[43]巴杰管道的特色就在于,其输油管道根本不需要通过俄罗斯和伊朗的国境。

说得再直白一点,该线路完全将俄罗斯和伊朗排除在外。

该输送管道的政治目的远大于经济意义,甚至可能根本就不计较经济上的利益得失。

[44]油气管道对中国的意义更为重大。

能源进口渠道主要有海上运输和境外管道输送两种,管道较之油轮运输更便捷、安全。

因此,中哈原油管道、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另外还有中缅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对中国实现能源进口的多元化和提高能源保障程度有重要战略意义。

[45]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