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臭 魔鬼经济学:揭示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实世界 第68页
作者:袁凌翔 时间:2020-08-23 09:04 浏览(326)
广告也是建立“传统智慧”的一种有效工具。比如利斯特防腐液(Usterine),该产品发明于19世纪,最初被当成一种效果奇强的外科抗菌剂。它后来被一些商家进行提炼,然后当作地板清洁剂和淋病药物出售。可直到20世纪20年代,当它被标榜为治疗“慢性口臭”(当时被认为是一种健康不良的标志)特效药的时候,这种药物才最终取得成功。在利斯特防腐液的新广告中,有一对神情沮丧、郁郁寡欢的男女,他们一方面很想结婚,另

广告也是建立“传统智慧”的一种有效工具。

比如利斯特防腐液(usterine),该产品发明于19世纪,最初被当成一种效果奇强的外科抗菌剂。

它后来被一些商家进行提炼,然后当作地板清洁剂和淋病药物出售。

可直到20世纪20年代,当它被标榜为治疗“慢性口臭”(当时被认为是一种健康不良的标志)特效药的时候,这种药物才最终取得成功。

在利斯特防腐液的新广告中,有一对神情沮丧、郁郁寡欢的男女,他们一方面很想结婚,另一方面却又为对方的口臭而苦恼不已。

“我能忍受他的口臭吗?”广告中的女性自言自语道。

在此之前,人们一直没有把口臭当成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可利斯特防腐液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就好像广告学者詹姆士·特维切尔(james b.twitchell)所写道的那样,“利斯特防腐液让人们感觉口臭甚至比淋病还要严重。

”就这样,在短短7年的时间里,生产利斯特防腐液公司的收入从11.5万美元上升到800万美元。

无论通过怎样的方式,“传统智慧”一旦形成,就很难得到改变。

乔治·布什(george w.bush)的狂热批评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r.krugman)在2004年早些时候曾经这样评价布什的连任竞选,“媒体把布什塑造成一位总是喜欢虚张声势、诚实坦荡、口无遮拦的家伙,所以记者们总是报道那些符合这种形象的新闻。

可如果‘传统智慧’把他塑造成一个喜欢装成牛仔的软弱无能的富家公子,那么记者们同样可以找到大量的故事来证明这一点”。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后的几个月当中,各派专家纷纷对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作出了截然相反的预测。

可在大多数情况下,就好像米奇·斯尼戴尔的情况一样,往往是应“传统智慧”的一方最终赢得了辩论。

女性权益保护运动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一些女性权益保护分子宣称,在每3个美国女性当中,就有一个是强奸或强奸未遂行为的受害者。

(实际的数字应该是8:1。

)那些为救治各种疾病而奔走的人也会采用同样的做法。

为什么不呢?只要稍微撒个小谎,他们就可以吸引到强烈的关注,并募捐到大笔资金和政治资本,从而帮助他们解决实际的问题。

当然,作为一名专业人士,无论是女性健康保护专家、政治顾问,还是广告公司执行官,他们的出发点跟普通人是截然不同的。

而且在不同的情况下,有些专业人士的出发点甚至可能会突然来个180度的大转弯。

以警察为例。

最近一项听证会表明,亚特兰大的警察在12世纪90年代前半期曾经隐瞒了大量的犯罪报道。

这种情况明显是从亚特兰大准备申请1996年奥运会的时候开始的。

要想申奥成功,该市必须改变自己的暴力形象,而且要快。

因此在随后的几年当中,该市警察系统每年都要对成千上万的犯罪报道进行处理,这些报道要么从暴力犯罪降级为非暴力犯罪,要么干脆被彻底隐瞒。

(可尽管亚特兰大市警方仅在2002年就隐瞒了超过2.2万起案件,亚特兰大还是经常被列为美国最有暴力倾向的城市之一。

)与此同时,美国其他城市的警察在上演着不同的故事。

可卡因的突然问世让美国所有的警察都万分紧张,他们在举国上下展开大搜捕,试图找到可卡因的源头。

按照他们的说法,当前正在进行的并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毒品贩子们都装备有最先进的武器,手里掌握着大把大把的现金,永远也花不完。

结果,美国警方的这种做法确实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对于那些合法的公民来说,没有什么比“靠贩卖毒品发家的百万富翁”这一形象更让人感到气愤的了。

很快,媒体立刻围绕这件事情展开了报道,他们把毒品交易塑造成“美国利润最为丰厚的工作之一。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