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经济学:揭示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实世界 第54页
作者:wangh_carol 时间:2020-08-22 19:09 浏览(681)
信息就是互联网世界的流通货币。作为一种媒介形式,互联网可以迅速地把信息从那些拥有它的人手上传递到那些需要它的人手上。一般情况下,就好像在定期寿险中的情况一样,信息的存在形式是非常零散的。这互联网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马蹄形磁铁,它可以盘旋在漫无边际的稻草堆上,将所有的铁针都从稻草堆里吸出来。就好像斯戴森·肯尼迪做出了一些任何记者、公益人士或检察官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一样,互联网所做的事情也不是任何消费者权益

信息就是互联网世界的流通货币。

作为一种媒介形式,互联网可以迅速地把信息从那些拥有它的人手上传递到那些需要它的人手上。

一般情况下,就好像在定期寿险中的情况一样,信息的存在形式是非常零散的。

这互联网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马蹄形磁铁,它可以盘旋在漫无边际的稻草堆上,将所有的铁针都从稻草堆里吸出来。

就好像斯戴森·肯尼迪做出了一些任何记者、公益人士或检察官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一样,互联网所做的事情也不是任何消费者权益组织能够做到的:它大大缩小了专家与大众之间的距离。

有些时候,跟专家进行面对面交流反而会加大专家和公众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因为此时专家很可能会利用他的信息优势让你感觉自己非常愚蠢、低级、卑贱或无知,要想克服这种情况,互联网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工具。

设想一下,当你心爱的人去世的时候,丧礼顾问知道你根本不了解他的工作,而且你现在正处于情感上的极度低落期,他会劝你买一套价值7000美元的水晶骨灰盒。

或者你还可以设想汽车交易商所面对的情况:推销员会不遗余力地告诉你关于这辆车的各种信息,以此来淡化你对它基本价格的关注。

可当你回到家里,头脑开始冷静下来的时候,你可以利用互联网查出汽车交易商到底支付给了制造商多少钱。

或者你可以登陆www.tributedirect.com,这时你会发现,只用3200美元就可以买到一套水晶骨灰盒。

除非你事先已经对骨灰盒的行情非常了解,决定花2995美元买一个“最后一洞”魔鬼经济学:揭示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实世界 第54页或“记忆猎人”魔鬼经济学:揭示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实世界 第54页,或者是丧礼顾问根本没有提到的其他一些价格更加低廉的样式。

另一方面,虽然互联网非常强大,但它仍然无法彻底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21世纪最初几年的公司丑闻就是最好的证明。

安然公司暗箱操作、做假账以及操纵能源市场。

美林证券的亨利·布吉特(henry blodget)和索罗门-史密斯-巴尔尼的杰克·格鲁博曼(jack grubman)都非常清楚这家公司简直是一堆垃圾,可他们在报告当中还是对其大加吹捧。

csfb(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的弗兰克·夸特朗(frank quattrone)在首次公开招股问题上欺骗股民。

山姆·瓦克萨尔(sam waksal)在收到食物与药品管理局的报告后立即拋售自己的imclone公司股票;他的朋友玛沙·斯图尔特(martha stewart)也拋售了自己手中的股票,并在拋售原因上撒了谎。

为了抬高本公司的股票价格,世通公司(worldcom)和globalcrossing公司虚报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多家共同基金公司为那些优惠客户大开绿灯,不仅在价格上而且在交易方式上为他们提供很多方便,还有许多管理者则被指控隐瞒管理费用。

虽然形式多种多样,可这些罪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是利用信息在进行犯罪。

其中大多数情况都是某位专家,或者某些专家,在利用自己掌握的信息优势散布虚假信息,或者是隐藏一些真实的信息;无论表现形式如何,专家们都在尽量扩大原本已经存在的信息不对称。

采取这种做法的人,尤其是当他们处于高端金融领域的时候,通常会这样为自己辩解:“别人都这么做。

”事实可能确实如此。

信息犯罪的一个特点就是:犯罪者的罪行很少被发现。

跟街头犯罪不同的是,利用信息犯罪的人并不会留下一具尸体或一扇被打碎的玻璃窗。

在“甜饼犯罪”中只要保罗·费尔德曼统计一下收到的现金,他就可以发现有多少人吃了甜饼却没有付钱,但利用信息进行犯罪的人却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要想使这种犯罪行为浮出表面,必定要经过一番剧烈的变动。

只有在变动结束之后,所有的一切才会真相大白。

当事者在犯罪的时候,不会想到自己的秘密行为会被公之于众,所以安然公司的录像带,也就是那盘在安然公司崩盘之后流散出来的记录公司员工秘密谈话的录像带才会引起轩然大波。

在2000年8月5日的一次电话交谈当中,安然公司的两名贸易官讨论了安然公司是怎样利用加利福尼亚的一场大火来抬高它的电力价格的——“当时最激动人心的一个字眼儿就是,”一位贸易官说道,“烧啊,宝贝,烧吧。

”几个月之后,这两位名叫凯文和汤姆的贸易官讲述了加州官员是如何让安然公司退还该公司操纵电力价格所得的暴利。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