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经济学:揭示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实世界 第83页
作者:周馨 时间:2020-08-24 19:45 浏览(1048)
在列维特2001年发表的一篇关于堕胎问题的论文当中,他和合著者约翰·唐诺修(John Donohue)宣称,他们的发现“不应当被错解为对当前政府堕胎政策的任何评价,他们既不想被看成是堕胎支持分子,也不想被认为是在鼓励政府干预女性们的堕胎决定。”他们提出,只要为那些最有可能成为罪犯的孩子们提供适当的生长环境,就完全可以控制整个社会的犯罪率。可即便如此,他们的论文还是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大为愤怒。保守主

在列维特2001年发表的一篇关于堕胎问题的论文当中,他和合著者约翰·唐诺修(john donohue)宣称,他们的发现“不应当被错解为对当前政府堕胎政策的任何评价,他们既不想被看成是堕胎支持分子,也不想被认为是在鼓励政府干预女性们的堕胎决定。

”他们提出,只要为那些最有可能成为罪犯的孩子们提供适当的生长环境,就完全可以控制整个社会的犯罪率。

可即便如此,他们的论文还是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大为愤怒。

保守主义者们觉得堕胎不应该被当成是一种遏制犯罪的工具。

而自由主义者们则因为“黑人女性和穷人们被排除在外”而愤怒不已。

经济学家们觉得列维特所使用的研究方法有问题,所以当媒体开始围绕堕胎问题展开讨论的时候,列维特成了最直接的攻击对象。

他被当成是一个空想家、一个人种改良主义者、一个种族主义者,是一个“邪恶的家伙”。

事实上,列维特似乎跟这些角色没有任何关系。

他对政治不感兴趣,对于道德伦理也是外行。

他是一个温和、低调、不善言谈、充满自信但又有些固执的人。

他讲话的时候总是会带着很重的鼻音。

从外表上看,他是一个相当松散的人:上身穿着一件带按扣的t恤衫,下身是一条很平常的休闲裤,腰上系着一条线织的腰带,脚上是一双棕色的皮鞋。

他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印着“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标志。

“我希望他一年能多理几次发,”他妻子珍纳特说道,“而且他最好不要再戴那副15年前配的眼镜了,那眼镜15年前就已经过时了。

”他在高中时代曾经在高尔夫球上有出色的表现,不过现在他看起来总是病恹恹的,所以他总是称自己是“能活下来的最虚弱的家伙”,并虚弱到经常让珍纳特帮他打开罐子盖。

换句话说,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从举止上看,列维特都不像是一个能挑起争议的人。

——《纽约时报杂志》,2003年8月3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