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公司 融资、并购与公司控制(第2版) (21世纪MBA教材·金融系列) 第167页
作者:李贺雷 时间:2020-08-23 19:19 浏览(447)
一般而言,要约收购主要发生在目标公司股权较为分散、公司的控制权与股东分离的情况下;协议收购则多发生在目标公司股权比较集中、存在控股股东的情况下,收购人可通过协议方式实现控制权的转让。由于协议收购往往是一对一进行的,在公正、公平以及透明度方面存在一定隐忧,可能引发内幕交易,因此有些国家和地区排除了协议收购的合法性③,只有证券市场发达,法律、监管机制完备的国家和地区,才允许对上市公司股份进行协议收购。

一般而言,要约收购主要发生在目标公司股权较为分散、公司的控制权与股东分离的情况下;协议收购则多发生在目标公司股权比较集中、存在控股股东的情况下,收购人可通过协议方式实现控制权的转让。

由于协议收购往往是一对一进行的,在公正、公平以及透明度方面存在一定隐忧,可能引发内幕交易,因此有些国家和地区排除了协议收购的合法性,只有证券市场发达,法律、监管机制完备的国家和地区,才允许对上市公司股份进行协议收购。

如英国规定,经证券管理部门批准,收购人可以进行协议收购。

为了维护协议收购过程中中小股东的利益,允许协议收购的国家和地区对协议收购的程序、申报和信息披露一般都有严格规定,比如要求收购人在并购双方达成协议后的一定期限内将收购协议予以公告,在未作出公告前不得履行收购协议。

第四节 针对反收购的法律规制

一、各国针对反收购规制纵览如前所述,收购兼并活动会导致控制权的转移和利益的再分配,这种变化并不总受目标公司股东或管理层的欢迎。

面对不受欢迎的敌意收购,目标公司经常会采取一些反收购措施。

反收购的动机主要有两个:一是收购方提出的收购条件不够有吸引力,从而不被目标公司股东所接受;二是目标公司的管理层担心收购后个人的地位、权力会受到不利影响,因而从自身利益出发,对收购进行抵制。

很显然,前一种反收购的动机一般有助于维护目标公司股东的利益;而后一种反收购的动机则通常不会有利于目标公司的一般股东,因为目标公司的管理层有可能为求自保而不惜牺牲股东的利益。

由于在公司管理层与中小股东的利益冲突中,中小股东通常会处在劣势地位,因此,为了维护中小股东的利益,对上市公司的反收购行为进行适当法律规制是必要的。

尽管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从维护市场公平与秩序、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出发,对反收购行为都有一定的法律限制,但由于反收购的动机和影响十分复杂,在具体法律规定和法律限制的严厉程度方面,各国各地区之间差异很大。

美国有关公司兼并的重要法典《威廉姆斯法案》,不排除目标公司管理层反收购行为的合法性,而将重点放在与反收购相关的信息披露方面,强调董事会成员的注意义务和忠诚义务。

该法案规定:目标公司必须将有关其欲采取的反收购行为进行披露;有义务将其对收购要约的观点加以公开;目标公司欲对其股东提出任何建议(包括拒绝或接受收购要约),应在此类建议公布或送达股东之日前,向美国证券主管机构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呈报;当目标公司自行购回已发行的股票时,必须在购回前向sec填表报存有关资料并公布。

美国《证券交易法》则规定:目标公司的反收购措施不得构成欺诈、不得涉及操纵。

在美国模式下,法律并不明确限制目标公司管理部门具体的反收购措施。

目标公司经营者采取的反并购措施是否合法,要依据商业判断规则(the business judgment rule)来确定。

根据此项规则的要求,董事对于公司之损害所负的责任仅仅限于那些因其违反注意义务和忠诚义务所造成的损害,至于纯因其判断错误所造成的商业损害,只要在作出判断时符合一般商业判断标准,则董事通常可以免责。

在美国,目标公司董事在采取反并购措施时应尽的注意义务主要包括:(1)应对本公司的价值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否则,就难以判断反收购措施是否有利于公司价值的最大化。

(2)尽可能获取关于并购的信息。

董事应了解并购的背景以及相应的反并购措施之利弊,应对并购协议等相关文件进行细致的审查,并尽可能了解并购方财务能力等信息。

(3)最小化利益冲突。

如果目标公司董事在收购方公司中有利益,那么他应当立即向本公司的其他董事披露。

而目标公司董事在采取反并购措施时的忠诚义务则要求董事的所作所为要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最佳利益。

一般来说,如果目标公司的董事采取的反并购措施具有合法、有效以及重要的商业目的,则表明他尽了忠诚义务。

美国法学研究院的《公司治理原则》对注意义务和忠诚义务作了合并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以善意作出商业判断的董事或经理即履行了他(她)在本条项下的职责:(1)与商业判断事项没有利害关系;(2)对有关商业判断事项的了解程度达到董事、经理在相同情况下会合理地相信为适当的程度;(3)合理地相信此项商业判断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