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第21页
作者:lele 时间:2020-08-23 16:32 浏览(816)
这本书又是一本极具参考价值的学术著作,这里有世界重要经济体近几年来的多项翔实的经济数据。虽然篇幅巨大,但都是结合数据说话,内容客观,有理有据,并非泛泛而谈,让广大读者感受到作者的严谨而又流畅。维特根斯坦曾说,“一部好的哲学著作应该像诗歌”,《史记》也被称为“无韵之离骚”。从这个角度来讲,本书就是一部长篇抒情诗歌。在这首长诗里,借助众多载体,作者抒发着他对养育自己的国家的热爱,以及对当今社会底层民众

这本书又是一本极具参考价值的学术著作,这里有世界重要经济体近几年来的多项翔实的经济数据。

虽然篇幅巨大,但都是结合数据说话,内容客观,有理有据,并非泛泛而谈,让广大读者感受到作者的严谨而又流畅。

维特根斯坦曾说,“一部好的哲学著作应该像诗歌”,《史记》也被称为“无韵之离骚”。

从这个角度来讲,本书就是一部长篇抒情诗歌。

在这首长诗里,借助众多载体,作者抒发着他对养育自己的国家的热爱,以及对当今社会底层民众的深深关心——如10年前我们初见时的模样。

那时候,中国刚刚加入世贸组织,我们都热烈地期望全面市场化改革会开启国家民族命运的新篇章,更重要的是,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10年过去了,如今中国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同时又面临着一系列重大而又深刻的问题:外部摩擦与日俱增,新的经济增长点尚未建立,经济体制全面改革仍有待启动。

以房地产投资和信贷扩张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分明是不可持续的,但同时又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究竟要做什么,究竟怎么做?我没有答案,我建议大家去读一下暖之的这部新著,也许对你思考这些问题会有所启发。

读完他的著作,我心里有一种迫切、一种唏嘘、一种无奈、一种悲愤、一种惋惜。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推开窗户,对着黎明前浓郁的黑暗,大声喝道:“暖之,你何苦生在这个时代!”我想起很早以前读过的一个记述十字军东征战士的长诗《故乡的山楂树》,依稀记得那首诗歌讲述了那名战士年轻时为了心中单纯的信仰,自愿响应教皇的神圣教旨参加了十字军东征,同去的许多伙伴都倒在了征途上,他却一路打到耶路撒冷,在圣城折下一个山楂树的树枝,孤独地回到了故乡。

自种下这棵山楂树几十年后,他也老了。

我继续想象着这样一番场景:他一直在贫苦困顿中抗争着,家乡的亲人渐渐地贫病老去,他不再保有凯旋的光荣,而是要面对荒芜的土地、丛生的杂草以及失去亲人的悲痛。

渐渐地,他也老了,而此时传来了新教皇再次东征的神圣教旨,他什么也不说,静静地坐在山楂树下。

也许在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东征圣战并非如当初宣扬的那般神圣与光荣,既不能把神的光辉洒满黑暗的角落,也不能改善欧洲各国人民的生活。

它实质上就是一场宗教战争,背后的动机其实是欧洲内部教会和世俗势力的利益争夺。

这个故事让我想到,我们奋斗的目的,应该是让人的物质生活更加舒适,让人的精神生活更加丰富。

偏离了人的发展,背离了人的天性,无论什么崇高的目标和伟大的规划都是注定要失败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一个坚持“让人更幸福”的社会原则,比预测未来趋势并找到最佳发展路径更深刻也更彻底,我们不能脱离人的发展去谈经济发展,不能忽视人的进步去谈国家进步。

任何社会的良性发展,都不能脱离“人”与“仁”:所谓“人”,就是这个社会中的成员要争取和捍卫自己的利益,谋求更好的生活和人的发展;所谓“仁”,就是不要施行酷政苛政,不能牺牲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利益来满足一小部分人的舒适,要让社会各个阶层的人都能感受到温暖,都能感受到公平和正义。

放在今天的社会来说,如果开名车、住别墅的人瞧不起那些每天一大早灰头土脸挤公交车、住公租房的人,就会破坏社会稳定的基石。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