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房 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未来篇) 第291页
作者:刘杰 时间:2020-08-23 18:29 浏览(228)
第四节 远去的福利2007年起,在调控无效的情况下,政府又推出了限价房,将其作为平抑房价、解决住房民生问题的措施之一。笔者当时作为《上海证券报》的评论主编,撰文质疑这种做法。按照建设部的构思,限价房的主要任务是满足中低收入家庭自住需求,即解决一部分无能力购买普通商品房又超过经济适用房购买条件的“夹心层”,从而形成商品房、限价房、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四个层面的住房供应体系。从表面上来看,限价房似乎有利

第四节 远去的福利2007年起,在调控无效的情况下,政府又推出了限价房,将其作为平抑房价、解决住房民生问题的措施之一。

笔者当时作为《上海证券报》的评论主编,撰文质疑这种做法。

按照建设部的构思,限价房的主要任务是满足中低收入家庭自住需求,即解决一部分无能力购买普通商品房又超过经济适用房购买条件的“夹心层”,从而形成商品房、限价房、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四个层面的住房供应体系。

从表面上来看,限价房似乎有利于公众,四个层面的住房供应体系也令人遐想,然而,华美外表掩盖下则是另一种情形:限价房价格是在其周边商品房价格基础上降低10%~15%计算出来的,而目前的商品房价格本身就包含着巨额暴利——开发商与地方政府分享了这份暴利,假如这种定价机制被确定下来,实际上等于变相承认了目前商品房暴利的合理性。

所谓的“限价房”仍然是商品房,但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增加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的供给,才能抑制房价过快增长。

研究表明,经济适用房或廉租房的供应每增加5%,就会迫使房价下降3%~4%。

以限价房替代经济适用房,实际上在削弱对房价的调节功能。

政府应该加大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的落实力度,强化政府的责任,而不是继续向商品房靠近——不伦不类的限价房比打上商品房烙印的经济适用房更靠近商品房。

不难看出,2005年开始的房地产调控,并没有真正强化政府在住房保障方面的责任,这是房地产调控不能阻止房价上涨的重要根源。

2003年的房改,同时也使得住房不公问题变得更为突出。

在此之前,住房市场就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分割性导向:群体间的住房条件差异提升,空间上的群体隔离加强。

这种隔离一方面是由于居民的货币支付能力差异造成的,但是更为重要的一方面还是由于不同的准入机制导致了群体间的制度性受益差异。

从受益的角度分析,中国的房改政策更有利于社会上层,它加速了中国的贫富分化,强化了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割。

[47]2003年后,这种情况变得更加明显了。

中国的人口结构和财富占有结构决定了,只有通过经济适用房才能真正解决国民的住房问题。

我国是一个贫富差距较大的社会:富人少,最低收入者少,而“夹心层”多。

目前,富人和一部分中高收入者通过购买商品房来解决住房问题,最低收入者通过分享政府正在加大提供的保障性住房来解决居住问题,唯独占据总人口主体的庞大的“夹心层”(主要是中低收入者)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他们既买不起商品房,也无权享受保障性住房。

这一问题既无法通过商品房来解决(“夹心层”的购买力根本买不起商品房),也无法通过廉租房(数量非常有限)来解决——这个空白体现出来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或者说是隐患。

相关专题